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

欧阳军

 

    人类的历史一页又一页地翻动着,每一页都显得有些满目疮痍,人类一次又一次地同愚昧和无知做抗争,却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到了另一种的蒙昧当中去,人类时常就有征服十亿光年远宇宙空间的雄心壮志,但即使仅仅只是在地球的家门口,却都显得非常的力不从心。很显然人类并不象自我想象的那样伟大、公正和善良,人类的历史时常就有悲伤、蒙昧和阴暗的一面。每当阳光照射到这些黑暗的时候,笼罩在人类头顶之上的阴云才被一扫而空;每当人类回望自己那波澜壮阔的历史的时候,心中不免会有许多难以言表的感慨;每当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回归到人性的时候,才一次又一次地想起了人类所应具有的智慧和尊严。人类不禁要扪心自问:何处才是人类光明和辉煌的彼岸?!当人类极目眺望那苍天空的时候,他们才能够发现宇宙之中略显渺小的自我,而天空当中耀眼的阳光已经同大地融为了一体,这也正是人类想要的未来:一个光明和美好的明天。可即使仅仅只是在昨天和今天,人类各种族和各宗教间,仍然还无法来达成和解,人类的私利和蒙昧,仍然还显得势不可挡,人类一次又一次地践踏着自己的尊严,一次又一次地将耻辱涂抹在了自己的脸上,一次又一次地背叛着自我,一次又一次地显得那样的悲壮和可憎,人类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信手涂鸦地写下了自己的历史,世人的生命就是这样被显得如此的渺小和无常。当人们翻开人类历史的时候,人类似乎更陶醉于自己的辉煌,现在相对于过去的灿烂,无形间就象一种点缀,但是这种点缀对于人类的未来来讲,会有多少可歌可泣的价值和荣耀?!当人类被如此种种的蒙昧蒙住自己双眼的时候,黑夜似乎已经变得更浓,人类实在应该仰望头顶之上的繁星,放声而行。

 

    人类有着十分漫长的历史,而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,都是处于混沌无知的原始社会当中,人们根本谈不上很好地认识和改造世界。大约在几十万年以前,人类才逐渐地开始掌握了取火,漫长的黑夜从此被一点火光给划亮,人类终于在黑暗中得到了光明、在寒冷中得到了温暖、在自然界里面脱颖而出。人类的文明史并不是很长,人类最早文字的出现,也不过仅仅只有几千年而已。不过从那时候起,神和妖魔鬼怪的传说,就大量地出现在了世界各地的文学作品当中,而人类所有的历史都表明了一点: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面,人类对人和人学的研究,要远远地落后于人类对神和神学的研究。希腊神话当中的普罗米修斯,是位伟大的创造和造福人类的神,他依靠弟弟厄庇米修斯的帮助,按照神的形象,用泥和水创造出了人类,并且赋予了人以生命,他还违抗了天神宙斯的禁令,将天火盗出以后送给了人类,并且将各种知识和技艺传播给人类,使人类得到了光明和温暖,他因而触犯了统治宇宙的宙斯,被牢牢地钉在高加索的峭岩上,受尽折磨达三万年之久。埃及神话当中拉神(太阳神)是位统治埃及最著名的神,太阳神是万能的、是永恒的,是宇宙里面所有万物的源泉,其他的神都是跟随着他,才来到了这茫茫的世界。据说他是在一朵荷花当中诞生的,拉神是众神之父,他用汗水和泪水创造出了人类,并且为他们创造出了天、地、火、空气和一切。对于古埃及人来讲,太阳神的地位显得异常的重要,太阳代表了光明、幸福、温暖和生长。拉神每天都要乘坐着太阳船出外巡游,每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,拉神就要乘坐着太阳船来巡视人间,给大地之上的人们带来了光明、幸福和安详;每当太阳西沉的时候,拉神又要乘坐着太阳船渡过冥河,他在披荆斩棘渡过了重重艰难险阻、战胜了种种妖魔鬼怪之后,每天还又会从东方升起,又将给大地之上的人们带来一个崭新的黎明。中国神话当中开天辟地的神是盘古,他生于一个蛋形的浑沌体之中,后来这个浑沌体被分开,其中清而轻的东西上升为天,重而浊的东西下凝为地,天日高一丈,地日厚一丈,同时盘古每天也长一丈,经过了一万八千年以后,天极高,地极厚,盘古也极长,又过了几千年盘古临死时,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发生了变化:气化为风云,声化为雷霆,左眼为日,右眼为月,四肢为四极五岳,血液为江河,筋脉为道路,肌肉为田土,发髭为星辰,齿骨为金玉,精髓为珠石,汗流为雨泽。中国人把盘古视作为天地万物的始祖。中国传统的神话还有很多,比方说女娲补天、大禹治水、精卫填海和嫦娥奔月等等。而全世界不同的种族和时期,都有许许多多这样的神话传说和故事,各民族间的神话传说还各有各的特色,千奇百怪、无奇不有。佛教的创始人乔达摩·悉达多,出生于两千五百多年前,据说是尼泊尔和印度边界上释迦部落的一位王子。二十九岁时他出于对婆罗门教的不满而出家修行,六年后在尼连河畔的一棵菩提树下冥思成佛。“佛”或“佛陀”是“觉悟者”的意思。释迦牟尼是后人对他的尊称,乔达摩·悉达多的真名一般不用,释迦是族名,牟尼是寂默而隐居于林间的圣哲之意。他在得道了之后,曾亲自在恒河中游一带传教四十余年,而在他死之后,佛教不仅在印度继续的传播,而且还广泛地流传到了亚洲各国,同时佛教也成为了世界上的三大宗教之一。佛教有三条最基本和最扼要的教理,即所谓的“三法印”: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、涅寂静。释迦牟尼曾经嘱咐道:任何法要,如果不合于他所说的三个原则,就不是他原来的宗旨,而是外道的说法。同时他又提出了四谛(真理)说,四谛即苦谛、集谛、灭谛和道谛。佛教在中国,通常又分为贤、禅、律、密、净等八宗,主张众生平等、造业轮回和因果报应。佛教在发展过程当中主要形成了两大派别,被称作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,佛经的总称叫做大藏经,有经、律、论、“三藏十二部”宏大的佛学丛书,信众广泛地分布在亚洲各地。基督教于公元一世纪初起源于巴勒斯坦,基督一词是希腊文的音译,原意为涂抹着圣膏的救世主。基督教是由犹太教的一个教派演化而来的,基督教不分种族,只要信奉耶稣基督,遵守教规,即可成为教徒,教徒广泛地分布在欧洲、美洲和大洋洲。基督教通常又分成天主教、新教和东正教等等派别。伊斯兰教是由穆罕默德在公元七世纪所创立的,他以古莱西部落的主神安拉,作为唯一的宇宙之神,他自称自己是安拉的使者和先知。安拉是阿拉伯语,即上帝的意思。伊斯兰教徒被称作为穆斯林,也就是信仰安拉和服从于先知的人。伊斯兰为“顺从”和“皈依”之意,伊斯兰教就是皈依真主意志的宗教。“古兰经”是伊斯兰教的经典,古兰是宣读和颂读的意思。伊斯兰教宣称:凡信仰安拉,在现实生活当中能够行善的人,死后都可以升入天堂,否则的话就将会坠入地狱,宣布凡穆斯林皆是兄弟,而穆斯林参加“圣战”,则是每个教徒所应尽的宗教义务。所谓的圣战就是为了征讨异教徒而进行的战争。伊斯兰教广泛地分布在亚洲和非洲,尤其是在西亚和北非各地。麦加是伊斯兰教的圣地,克尔柏清真寺当中的一块黑陨石,被视为伊斯兰教的圣物而被保留至今。可以这样说,神、神的崇拜和信徒遍及世界各地,贯穿于人类整个的历史当中,是一种普遍、多样且又被许许多多的人广为接受的信仰。这种信仰如此之坚定,以至于不同的宗教信仰之间,甚至同种宗教信仰、不同的派别之间,彼此相互地争斗、持续不断。伊斯兰教讨伐异教徒的战争叫做圣战,而基督教为了反对伊斯兰教,以基督教的十字架作为旗帜,展开了持续近两个世纪的十字军东征,这样的东征,前前后后总共大约有九次之多,这些战争无论对东方或者西方来讲,都是人类特大的一场浩劫。这种种族同种族之间、宗教同宗教之间的争斗,迄今为止从来就没有间断过,以色列同巴勒斯坦之间的战争,就是这种战争某种意义上的延续,伊拉克时常威胁和警告美国的,就是要发动一场圣战。即使在同一种宗教、不同的派别之间,这种争斗也十分的惨烈,伊斯兰教就有什叶派、逊尼派和哈瓦利吉派等等,两伊长达八年的战争,就是两大不同教派之间的冲突。天主教同新教间的争斗也不断的发生,1545年至1563年教皇在特兰托,连续召开了二十五次宗教会议,宣布所有的新教徒都为异端,重申教皇的权威不可侵犯,天主教的教条和仪式正确无误。因为歧视清教徒,斯图亚特王朝的国王,曾经加紧对清教徒进行镇压。佛教当中的派别之争也非常的明显,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就是两大不同的派别,而小乘的称谓通常都还带有些贬义。有时佛教当中不同的派别间,甚至相同的派别间,只是因为只言片语的理解和解释不同,就互相攻讦对方为旁门左道。在藏传佛教当中,很长的时间里面就存在着花教和白教之争,在某个时期,藏传佛教各个教派之间为了争权夺利,经常都会发生武斗,他们饮酒作乐、蹂躏妇女、欺压百姓、无恶不作。神有如此之大的伟力,以至于让人类盲目地信奉自己,让人类永久地向它臣服,让人类甘愿牺牲自己、为它而战;神又有如此之大的法力,让人类不仅向它奉献出自己的劳作、自尊和财产,甚至还包括他们的肉体和生命。人类对于神的信仰和崇拜都表明了:从丛林当中走出来的自然之王—人,在神面前的无能为力,神的的确确是人类至今为止仍然还无法战胜和超越的。这就是神,它“无所不在、法力无边”,让人类长久地在它面前显得如此的渺小,以至于要将它供奉起来顶礼膜拜。或许可以这样说,神就是这样长久地根植于人们的心间,是世人发于自内心、虔诚的一种信仰,而这种信仰之广、之久和信众之多,也足以让人类自己瞠目结舌。

 

    千百年来神的有无,在无神论者和有神论者之间争论不休。无神论者彻底地否认了神的存在,认为世界上既没有什么神,也没有能够脱离人们肉体的灵魂,一切宗教和神学都是愚蠢的,所有这些只不过是人们盲目的信仰,是一种愚昧、迷信和荒谬无知的,甚至有些无神论者认为,神和宗教是统治阶级愚弄和统治民众的一种工具。那么人们就不禁要问:到底有没有神,如果有的话,那么神到底是什么,神有没有什么固定的形态和模样,神是不是象某些宗教所宣扬的那样是万能的等等。人类所有的来路和历史,都有神和宗教的烙印与足迹,这也是人类在他漫长发展道路上的某种总结和发现,是全球几十亿、几百亿和数不胜数的人们,从古至今发自于内心、虔诚的一种信仰。既然神和神学,能够如此顽强且又如此长久地根植于如此之广信众的心间,本身就说明了其存在的合理性,而如果把全球信众如此之广、信奉如此之久且又发自内心的一种信仰,全部都视作为迷信和虚幻,那实际上也就否定了人类自己的历史。可以这样说,神是存在过的,也是至今仍然还的的确确存在着的一种东西或者现象。不过让人类迷惑不解的是:全球各个宗教所有正宗的教义,都让人捉摸不定,更不用说让人理解和认可了。各个宗教间往往又是排他的,既相互矛盾还又长期的对立,而每个宗教通常还又都是唯我独尊的,彼此互相斥责对方为异端邪说,因为宗教而引发的战争那更加是层出不穷,所以让人类十分费解的是:如果确实存在着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“教义”,何以会让世人在如此之长的时间里面,产生了如此之大的歧义。很显然这也让各个宗教,所宣扬和信奉的“神的至尊论和万能论”的说法,不攻自破。不仅如此,宗教所宣扬的东西,时常就是很蒙昧和无知、甚至是极端荒谬和愚蠢透顶的。比方说中世纪时期的基督教会,他们不仅支配了欧洲的整个社会,而且还极力地想要来控制人们的思想和生活,他们大力地宣扬蒙昧和禁欲主义。蒙昧主义实际上就是一种愚民政策,他们千方百计地不让民众读书识字,使其处于愚昧和无知的状态。教会把一切不符合教义的东西,全部都视为了“异端邪说”,大量地烧毁了古代的文明典籍,鼓吹“知识服从于信仰、不学无术是信仰虔诚之母”,当“太阳中心说”否定了教会、所谓上帝选定地球作为宇宙中心的神学观点之后,天主教会对此感到了大为的恐惧,他们竟然把坚持和发展了此学说的布鲁诺,活活地烧死在了罗马的鲜花广场。天主教的宗教裁判所把一切有新思想的人拘捕、监禁,甚至活活地给烧死,严格审查所有的出版物,他们暗杀、放毒、设计陷阱、无恶不作,许许多多的人都因此而遭受到了残酷的迫害。如果说上帝是至尊和万能的,那么连布鲁诺都知道“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,太阳只是太阳系的中心,也不是宇宙的中心,宇宙是无限的”,而作为一个直接宣扬上帝旨意的最高权威机构-教会,对于这些常识,都根本还没有办法来理解,因此非要对布鲁诺的观点,来进行横加的打压,他们同样也不知道地球是圆的,他们甚至认为心脏同肺部之间,存在着血液循环也是极度的异端,非要把反对三位一体的塞尔维特活活地给烧死,才能够证明上帝的旨意是完全正确的。可想而知,包括罗马教廷在内的许多教会,不仅是荒谬无知和愚蠢透顶的,他们同样还是十分野蛮、凶残和阴险毒辣的。这同他们所宣扬的至尊论、万能论和劝善论,简直就是完全背道而驰的。各个宗教都在劝人为善、认为神的法力无边,但十分奇怪的是:地球上时常又会出现大规模的饥荒、地震和洪水等自然灾害,直接导致了数不胜数的人家破人亡。既然神是“法力无边、普渡众生”的,何以要给人类带来如此之多的灾难。而纵观人类社会的整个历史,人类战胜这些灾难,更多依靠的是人类自我的自助和自救。同样人类彼此之间的相互救助和友爱,不也正是对“法力无边、却又劝人为善的神”绝大的一个讽刺吗?!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是劝人为善的,它们甚至替“为善和为恶”的人,设计了死后上天堂或者下地狱的一个陷阱,可是人类自己所制定的法律制度,对于人们所犯下的那些罪行,立刻就能够进行相应的惩治,很显然宗教所谓的“善恶报”,就远不如人类自己所制定的法律制度的“即时报”了,同样如果仅仅是以“上天堂或者下地狱”,来管理人世间所有罪恶的话,那么整个世界还真不知道会混乱到何种地步。这也充分说明了神的法力,也远不如人类自己所制定法律的威力,而神的法力,看来也只不过是仅仅如此而已。

 

    千年之交全球的亮点之一,是造成千余人惨死的乌干达邪教害人事件。早在多年以前,日本的五岛勉就煞有介事地预言了1999年全球的大灾难,与此同时全球各个国家的邪教,更加是在不停的推波助澜,好在“预言家”们的预言,全部都百分之一百的破了产,否则全球还真不知道会有多少愚昧的百姓,要奔着死去的乌干达亡灵而去。可以这样说,因邪教而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,也已经成为了千年之交里面,全球所关注的一大亮点。当人们纵看人类发展历史的时候,世人也不难发现:人类社会的发展史,同样也是部文明同愚昧相互斗争的历史,愚昧和荒谬一直伴随与阻碍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。人类时常要向巫师、巫医、各种神灵鬼怪、各种人世间的魑魅魍魉、预言家、占卜师、占星师和风水师等等低头,人类时常就是在愚昧之中,试图来寻找出所谓的真理,却又在懵懵懂懂当中迈向了无知和死亡,十分可笑的是人们一直想从愚昧和无知当中,寻找到某种精神寄托、某种理想和普遍真理,但到头来世人却发现:几千年以来他们依然还是一无所获。十九世纪末的中国,在风雨当中不断的飘摇,一个很奇特的民间团体,“义和团”组织也应运而生,他们自称神灵附体和刀枪不入,他们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,自吹“洋船来者宽广数里,大师兄一指,炮皆反击,船尽沉。日本长街五十里,皆被红灯照所焚”等许多灵验的事实。他们鼓动清廷和民众、滥杀无辜和烧毁教堂,而到头来灵验的事实竟然是:八国联军杀进了北京,留下来的却是血淋淋的代价和惨痛的教训。中国后来有位著名的科学家更是发展了这种理论,或者说是发展了这种灵验的事实。他在1979年左右提出了“气功能够造就出特异功能—这项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变革”,由此他也发现了中国能够“傲视”整个世界的资本。正是由于他的大力提倡,当时半官方和民间成立的气功组织层出不穷,“高人”、“佛主”和“大师”也纷纷地出山,前前后后的信众数不胜数,有些大师的信众动辄达到了几百万人之多。不过让人十分不解的是:在科学对人的脑部、头部、四肢和躯干等各种人体细胞、组织、结构与功能都不是非常的了解,甚至是非常无知的情况下,谁竟然能够如此肯定地判断出,特异功能将可以由气功给造就出来,这位科学家一直都是在研究科学的,那么他对于气功又能够了解多少?!很显然他是把人类所谓神的一些东西,移植到了人类本身,把神的现象加以拟人化了,因此这种理论的荒谬性,就是不言而喻的了。人类对于神一直都是无能为力的,但是神显然又不象有神论者所宣扬的那样,是至尊和万能的,所有的这些现象,不能不引起人类自我的认真思索。中国很早以前就有个“佛、道之争”的传说,而“佛、道之争”的结果,却让人更加无法来参透宗教所透出来的诡秘,极力劝说对方的“有根”之士,竟然会各自地奔着对方的阵营而去,各自改弦更张和更换门庭。其实这也正说明了所有宗教里面所谓的教义,都不是普遍存在着的真理,各个宗教要改进或者要走的路还很长,也许永远都将会没有任何的尽头。说一句难听的话,如果各种“有神”之士,总是只盯着他们已有的教旨和教义,而不加任何改进和思索的话,各种宗教全部都只会奔着“异端邪说”而去,如果真要是如此的话,最终真正参透和破解宗教当中奥秘的,很有可能只能够完完全全地依赖于哲学家和科学界了。

 

    神和神的现象,就是长期横亘在人类面前、至今还无法逾越的一道难题,人类既感到了无能为力,又感到了茫然失措,现在完全已经到了人类应该对此,来进行科学和理性思考的时候了。神是全世界许多民众世世代代所信奉的一种信仰,所以无神论者的说法有失偏颇,完完全全是错误的;神显然又不象有神论者所宣扬的,是至高无上和万能的,有神论者的说法,时常就显得十分的荒唐和可笑,也就是说人类迄今为止,显然还无法正确地来理解和解答神这一普遍存在着的社会现象,但如果科学和人类,还无法来弄清神这种现象的时候,我们很难能够说当今的人类,就已经完完全全地走出了蒙昧和无知。同样我想在无神论和有神论之间,肯定还存在着更加科学和合理的第三论—“人创论”。按照我个人的观点:鬼神是由远超过地球现有人类文明的人类,所创造出来的,是千百年来在地球上面,普遍存在着的一种社会和超自然现象。鬼神不是地球人类按照人类社会,所虚构出来的、一个虚幻的鬼神世界,鬼神应该是外星人凭借着他们的文明,所虚拟出来的、一种人的世界,而即使是这样的一种虚拟人的社会,也是地球人类千百年来所无法来战胜和超越的,甚至是人类千百年以来,所无法来认识和理解的,所以人类到目前为止,对于神和神的现象还是莫衷一是、没有定论,各种不同的说法既相互矛盾,同时它们还又是漏洞百出的。在谈论神的起源之前,人们首先要来了解一下人类的起源。人类和生物的起源无非就是三种可能:一是无需进化和神创,宇宙一诞生,他们就存在;二是进化而来;三是“神创论”。地球上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了:人类是从简单的生物慢慢地进化而来的,也就是说进化论更具权威性、可信性、合理性、实证性和科学性。前些时候我看到了一个著名的否定进化论的观点和文章,他认为人类在进化过程当中,缺少了某个重要的环节和过程,人类很有可能是外星人的产物。诚然这也许会是个事实,但这根本不足以来否定进化论这一法则。即使人类是由外星人所创造出来的,外星人的起源无非还是以上的三种可能,所以说,目前人类要了解和知道的是:宇宙当中普遍存在的事实,是全宇宙当中所有生物所共同具有的特性。而这些共性和地球上所有的事实与证据,到目前为止唯一能够表明的是:进化论或者说被修正了的进化论的实证性和权威性。几千年以来,人们一直都十分重视天文学知识,但是人类对于天文学知识,一直都是处于一种很无知的状况,同整个宇宙的深邃和博大相比,人类目前所掌握的天文学知识实在是微不足道。最近中国大陆,有许多起关于不明飞行物的报道,其实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,甚至在几千年以前,就有这种奇特现象的描述。早在中国宋代苏轼的诗—“游金山寺”当中,他就曾经这样描写道:“是时江月初生魄,二更月落天深黑。江心似有炬火明,飞焰照山栖鸟惊。怅然归卧心莫识,非鬼非人竟何物。『是夜所见如此』江山如此不归山,江神见怪警我顽”。以上的这段描述,即使在近一千年后的今天,同样也会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。回望最近几十年来的历史,人们也不难发现,人类对于UFO现象至今还是各执一词、没有定论,UFO是否是同外星人有关,我不是很清楚,但我可以肯定一点:人类现在已经有能力,对UFO现象做出一个明确和合理的判断,任何想当然的结论和想法,都会是无知和盲目的,任何结论都有待于科学家做出一个科学和合理的判定。科学虽然对于许多自然现象的解释,还都有些无能为力,但最终人类认识自然奥秘的方法和手段,也只能够通过科学。地球上面未解的,同外星生物有关联的自然之谜还有很多。到目前为止留给人类最大的疑惑是:外星人既然已经来到了地球,为什么外星人没有同人类进行任何有效的沟通,为什么外星人没有留下能够展示其文明程度的遗迹?!许多相信存在着外星文明的人们,近百年来都在为此而大伤其神。即使有些人找到了一些自认为的、所谓的证据,都很难具有权威性和说服力。我想如果外星人留下了超文明遗迹的话,它们很显然肯定会是超文明的、能长久存在的、在地球上普遍和广泛分布且又显而易见的。因为外星人如果想向地球人展示其科技和文明成果的话,他们不可能把遗迹放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山洞,或者放在人类至今,还完全无法来了解的海洋的深深之底。而在地球上面,贯穿于人类整个的历史,为全人类共同所认知的,超过现有人类文明,为人类所无法战胜、超越和理解的、普遍且又显而易见的现象,其实只有一个,那就是神和神的现象。据此我推测很有可能的是:外星人他们早就已经到过地球,也给人类留下了他们的遗迹,只是人类现在所拥有的科技和文明,根本还无从来理解这些远超过人类当今文明的遗迹,同样人类至今,也根本无法来了解这种高度发达的科技和文明,而只有破解了“神”的奥秘,人类很可能才会有了同外星人来沟通和交往的资本,也只有破解了“神”的奥秘,人类社会和文明才能够真正地迈上一个新的台阶。

 

    几千年来人类都在同疾病和死亡作抗争,即使仅仅只在一百多年以前,中国人治疗疾病的主要方法,还是中医、中药、巫医和拜佛等等,能够治疗的疾病也十分的有限,治疗方法上也存在着很大的盲目性和非理性。虽然到了科学已进步很多的今天,人类治疗疾病也还是处于一种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的较低水平。世界性的顽疾还有很多,比方说癌症、吸毒成瘾、艾滋病,甚至感冒等等,人类有段时间甚至到了谈癌色变的地步,而现在人类对于艾滋病的恐惧,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人类治疗疾病通常都会带有一些不良的后遗症,有的后遗症大些,有的后遗症小些,比方说治疗感冒的药物,被服食了以后,通常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嗜睡、无力和疲劳等症状,而治疗癌症的化疗和药物,对于人体的伤害则更大,有的甚至会让人秃发和秃顶,而且时常对于五脏六腑,还会产生不同程度的损害。在药物同疾病和病毒的对抗当中,双方都在不停的升级,而药物的这种升级,在带给人类光明的同时,往往也会给人体产生更大的伤害。公元2000年的626日,是一个很不平凡的日子,也就是在这一天,“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协作组”在全球同一时间宣布:完成了人类生命的蓝图—人类基因组的“工作框架图”。这实在是人类的一大幸事,未来生活的很多方面都会因此而受到影响。人类除了期望因此而能够消除很多的疾病以外,甚至还有了更多的奢望,比方说寿命能够更长一点,最乐观的估计是能够活到1000岁,人体各种的机能、甚至是智能,因此而能够得到许多的调整等等。人类的文明史并不是很长,只有几千年而已,科学的发展现在更是一日千里,生物技术、光电技术和信息技术不断的发展与进步,新事物和新科技也是层出不穷,科学已经把人类,从原始文明、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,引领到了当代的信息化文明,科学也必然会把人类,引领到一个全新和未来的文明当中,如果人类能够这样几万年、几十万年、甚至几百万年发展下去的话,人类必然会达到超越人类现有功能的全新境地,人类也必然会在某种程度上、以某种形式迈入到人类理想当中的天堂社会。

 

    人类终将有一天会在宇宙当中自由的翱翔,当人类能够在宇宙的时空当中穿梭的时候,他们的想法、观念、眼光和境界,肯定同当今蒙昧时代的人类,将会有一个非常大的不同。人们虽然还无法来预知人类的未来,但人类肯定将会创造出自己的未来,就象人类已经创造出来的历史那样,任何的蒙昧无知和因循守旧,都将会极大地阻碍到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;当人类仰望头顶之上那些繁星的时候,世人将会从内心里面默默地祝福,祝福地球人类,从此就能够告别蒙昧和野蛮、却迎接自己的辉煌,而一个新的世纪和新的千年,也预示着人类会有一个全新和美好的未来。世人再也不应当任性且又恶意地挥霍掉他人的幸福、生命、机遇和希望,人们应当在前行、坚守、理想和信仰当中,演绎与诠释出生命所应具有的多彩、灿烂、价值和真谛:而人的这种称谓,对于古往今来所有的世人来说,那将会是多么的神圣、自豪且又弥足珍贵。

 

欧阳军

二000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于庐陵家中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