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海三愿「二」

欧阳军

 

    上个千年初,以欧阳修为代表的世界文化巨擘,再次发动了以复兴中国古典文化为目的的“古文运动”,其声势浩大、势不可挡,当时中国的文坛群星闪耀、英雄辈出,以至于把中国的文化和文明推到了世界领先的一个高度,同时,那也是中华文化三个鼎盛时期之一。唐宋的遗风对后世影响深远。在此的几百年后,处于蒙昧时代的欧洲,渐渐地从中世纪的黑暗当中苏醒过来,以但丁、彼特拉克和达·芬奇为代表的欧洲先行者,发动了以“复兴希腊和罗马古典文化”为目的的文艺复兴运动,欧洲的文化才得以从宗教的愚民文化当中解脱出来,并且由此推动了欧洲社会在各个方面的发展。这种变革产生的动力之大,以至于当整个东方被枪炮给轰醒的时候,才发现我们东方的文化,早已经从盛极一时的地位而变得十分的落后了,包括中华文化在内的东方文化和文明,已经渐渐地走上了一条崎岖之路。从十九世纪开始,整个东方文明处于绝对的劣势当中,世界由此也进入到了一种新的动荡和交流时期。由于人类文明的野蛮和进步,这种世界性的相互交流,往往就表现在枪炮的直接对话上,并因此爆发了两次席卷全球的特大浩劫。尔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,渐渐地在全世界盛行了起来,这种文化在本质上表现为庸俗的大众文化,在价值取向上为极端的利己主义,在经济和科技上主要靠自由竞争,所有这些代表了人类和文明的某种进步,同时,这种庸俗的大众文化也已经走到了一个尽头。从世界范围来看,文化价值取向上的转变,已经变得越来越快,人类社会最近一千年来的史实,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。当国人回望历史的时候,人们会发现,即使是这样,我们亚洲的文化和中华文化,已远远地落后于西方文化,很显然,这其中有中国人和东方人许多固有的与内在的弊端,有长久不良和不公的社会环境,有源远流长的文化陋习,又有中国人和东方人安于现状、缺乏创新意识和创新精神的传统,正是出于所有的这些原因,才造成了当今这样的一种结果。中华文化已从上个千年初那种气吞山河、纵横捭阖、开山动土和豪雄辈出的景象,变得在世界上近乎于悄无声息了,这实在是国人的一种悲哀,同样这也是全世界的一种悲哀。最近两、三年来华人文坛(包括台湾、香港和新加坡)许多的作为,让我感触颇深,为了加深人们对我这种感触的理解,我不妨很直率地把我的感触告诉给大家,我的感触是:华人文坛,怎么会是这样一个污七八糟的鸟文坛。所以我很希望中华文化能够有进一步的发展,而且在全球范围内,这同样也是一个亟待要解决的问题。当世人回望“古文运动”和“文艺复兴运动”的时候,人们会发现它们的光芒早就已经消耗殆尽,所以为了重振和发展我们的文化,为了振兴和促进我们的文明,我不妨向两岸三地和全球所有的华人提出我的三个愿望,为中华文明和大家计,人们更有理由来期望和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。

 

台海一愿:希望多注重一些民众素质的提高,少炒作一些无聊透顶的文娱新闻,多出一些有思想、有内容、有品位和有深度的作品,少宣扬一些故弄玄虚、故作高深和庸俗不堪的东西

 

    近几个世纪以来,中国长期都处于很落后的状态当中,中华文化几乎就处在一种停滞的状态。无论哲学、社会学、政治学、经济学和自然科学的理论,都是由西方开创和形成的理论体系。文学的价值取向,同样也来自于西方,而其中影响和成就最大的就是美国。小说几乎成为了文学的代名词,一些肤浅庸俗和故作高深的作品累累获得世界性的大奖,有些作品甚至直接取自于各种宗教、或是对宗教思想直接的摹仿。几百年以来,中国文化深受官僚体制和西方思潮的影响,根本无法来左右自己,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某些体系,由于有冷战和准冷战的存在、而被各自地视为了天条,中国人和中华文化根本没有本钱,也没有任何的实力和信心,来审视和注重自己。所以中国的文坛是杂草丛生、蛇鼠争鸣。中国某些人不时为一些所谓的美女作家、少年作家、农民作家和打工女诗人欢呼不已,中国的一些报刊,正喜形于色豪迈地宣布正在“深入成就深度”,看见世人的豪语、听闻如此的天才,连我也为之一振,只是这振奋的结果却是十分的沮丧,因为我左等右等、左看右看,还真不知道是怎样一个“深入成就”的深度,还真没看到中国出了怎样一些伟大的天才。由于中国的报刊正在“深入成就深度”,所以我不免对这种或这些报纸看得仔细了一点,仔细看的结果却是大失所望,自然成绩是有不少,至于有如何伟大的成就,我实在是看不出来,人家硬要自己说自己正在“深入成就深度”,那我也只好把它当成了扯淡当中的玩笑,扯淡所扯出来的结果,其实也只有一个,那就是不断地产生一些无聊、故作高深、附庸风雅和庸俗不堪的报刊与编辑。除掉官僚体系对中国文化的影响之外,中国文化最大的弊端就在于:中国人既无知人之明,又无自知之明。因为深受美国和西方文化的影响,庸俗的大众文化已经成为了中国文化的主流,甚至成为了文化的代名词。小说、戏曲、电视和电影成了中国文化的主流,歌星、影星、小说和戏曲家,成了全民的文化名人和国民所崇拜的偶像,中国正进入到一个由西方文化为主导、自我文化又没有任何更新能力的平庸文化时代。由于科技和文明不断的进步,人类将会有更大的能力和更多的时间来自我控制,很显然休闲时代将会不可避免地来临,休闲文化也将会成为世界主流的文化之一。不过,连一些所谓的文化名人吃什么、不吃什么、有没有香港脚、有多高,也都能够成为文化,甚至成为了中国很多报刊杂志和电视节目的主打,人们真的要为中国和世界,有如此异样和奇特的文化而悲哀了。这也是文化、这也叫文化,这实际上是拿整个国民的价值取向来扯淡。因为我还确实不知道、这些名人是怎样一个“文化名人”法。当中国文化纵情于平庸的大众文化的时候,西方思潮当中勇于开拓的价值观念,正在西方不断的发展,所以中国文化自己既没有发展的动力,又没有发展的方向,中国文化的落后和沉寂就在预料之中了。中华文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西方文明不断的进取,不断开创和取得新的文明成果,中国只好成为世界文化和西方文明的某种附庸。所以我希望为中华文化计,中国应该多注重一些民众素质的提高,少炒作一些无聊透顶的文娱新闻,多出一些有思想、有内容、有品位和有深度的作品,少宣扬一些故弄玄虚、故作高深、附庸风雅和庸俗不堪的东西。

 

台海二愿:希望多注重一些新人、新作的培养,给新人、新作创造出一个好的环境和机遇,少注重一些关系、名利、权势和作品以外其它的因素

 

    中国文坛总是出些让人惊讶不已的新闻,比如近年来总在推出一些少年作家和少年天才。按照我的理解,以目前的生理水平和发展规律来看,人的成熟期大概是在三十岁左右,所以中国的宣传和新闻,不仅出乎了世人的预料之外,也不在事物发展的情理之中。中国少年的文学爱好者,自认为学习其它的、除国文以外的数、理、化知识是不必要的,学了也是为了忘记,所以只要够数数就行了,而如此幼稚无知的言论,却成为了各个媒体的主要新闻,甚至成为了某些成年人深有同感的认知,并且得到了很多人莫名的赞许,这实际上是在拿人类的理智和文明来扯淡。文学自然会有文学自己的高度和广度,文化同样也有着自己深刻的思想和内涵,少年无知的声音能够让大家听得到,这是社会或者说中国文坛的某种进步,但如果把这些言行当成了某种榜样和感召,那么这就是中国文坛的一种时代悲哀了。不错我们很应该为新人、新作,营造出一个良好和宽松的社会环境,而且我想所谓的文坛新人,也不仅仅是全国作文比赛所出的名人,或是某个评比所评选出来的优胜者,我认为的新人和新作,应该有更广泛和更平实的其它基础,说得形象一点就是泛指那些默默无闻的人和他们的作品。中国人历来都很盲目和势利,人们的思维深受了中国文化的影响,所以中国人很难识英雄于未显之时,重英雄于未显之时的,几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,这不仅仅是中国文坛的悲哀,同样也更加是中华文化和中国社会的悲哀。所以无论传统媒体,还是网络媒体,放出的声音最大的,总是中国的某些名人。中国文坛前些年有过许多的现象,而其中最令自己欣喜的就是王朔现象,所以王朔近来的某些言论,就让我感到十分的惊讶了。他说:用身体写作比用头脑写作好。很显然,这是一种非理性的语言。王朔也是特定环境下所出现的特定人物,一旦把他视作为一种榜样,把他的言论当成是一种号召,就足以让中国文化留下某种败笔和遗憾。不错,我很欣赏王朔在某些方面的语言天赋,同样,我也十分赞许他的侠义和反叛精神,这种侠义和反叛精神,正是中国文坛迫切需要来发扬光大的,但他的无目的、无价值取向和盲目性,又是整个中国文坛历来的积习,是中国文坛没有发展动力和方向的重要原因。“用身体写作比用头脑写作好”,就好象“用屁股想问题比用头脑想问题好”一样,实际上只不过是玩笑中的玩笑,中国文坛有那么好笑吗,从我自己多年的经验和感受来看,真是笑不敢出,让人哭笑都很左右为难。而至于除去王朔现象之外的其他现象,我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,好在我是处于一种不悲不喜的忘情之中,有句话说得好,那叫超脱。所以为中国文学和文化计,我希望:无论台海两岸三地,还是整个华人世界,都应该多注重新人、新作的培养,给新人、新作创造出一个好的、宽松的环境和机遇,少注重一些关系、名利、权势和作品以外的其它东西。

 

台海三愿:为了提高国民的素质,为了培养各个方面的大家,希望全社会都要营造出一个良好的社会氛围,不要为了一己之私利而压抑全体国民的素质

 

    几千年以来,中国都处于封建专制社会当中,中国民众和社会也深受封建专制意识的影响,其结果就是国民的素质长期都受到了严重的压抑,这就有些象欧洲中世纪的蒙昧主义时期。中世纪的欧洲,推行蒙昧主义,欧洲的教会强行推行这种愚民政策,他们千方百计不让民众读书识字,使民众处于愚昧无知的状态当中,以此来巩固教会的独尊和统治地位。他们大量焚毁古典书籍,大肆破坏古代建筑、雕塑和各种文物,鼓吹“与信仰无关的知识是无用的”,蒙昧主义的推行,使得欧洲的文化长期都处于落后的状态当中。欧洲由此也发动了那场著名的“文艺复兴运动”,欧洲从此就走上了自己的现代化之路。中国社会长期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,中国从此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百家争鸣的景象。中国社会很迫切地需要营造出一个宽松的社会环境,需要营造出学术自由上一个良好的氛围,理论和学术上的观点与成果,不可能、也完全没有必要,由长官意志和意识形态来代替,文明的发展和历史本身,无数次重复地证明了这一点,中国需要真正迎来一种“百花齐放和百家争鸣”的全新景象。当上个千年初,欧阳修发动和领导“古文运动”的时候,中国的文坛气象万千,文坛巨星灿若星辰、英雄辈出;中国和世界都很需要一场全新的、声势浩大的“文艺复兴运动”,以此来一改社会长久以来的积习,而且,未来的新星和巨星也会因此而受益,所以,我希望在台海两岸三地和全世界开展一场声势浩大、席卷全球的“新文化运动”,为了提高全民整体的素质,为了培养出各个方面的大家和巨星,全社会都应该营造出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和氛围,不要为了一己之私利而人为地阻碍人类的发展,由此我能够想象,中华文化和中华文明将会达到一种全新的境界。历史正注视着我们,注视着所有大智的、愚昧的、奋勇的、懦弱的、有识的和自私的世人的所作所为。当人类再一次回忆起、我们这个千年初波澜壮阔的历史的时候,也许在人们各自的心里面会深埋着两个字,那就是欣慰:人类终于历经了蒙昧和野蛮的黑暗时代,迎来了自己阳光灿烂的一个黎明,在那个披荆斩棘的开拓年代,英雄辈出、灿若黑夜里满天的繁星。人类会因为有了、每一个这样不平凡的你、我而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 

欧阳军

二00二年八月三十一日于庐陵家中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