醍醐灌顶

欧阳军

 

大千世界

    太阳日复一日地从东方升起,地球上所有的生物日复一日地得以生生不息,每当人们仰望蓝天的时候,是否感叹过生命的绚丽和多彩,是否感叹过生命的短暂和无常。太阳是我们这个蓝色星球所拥有的唯一一颗恒星,在更远处,望不到尽头的是深邃的宇宙,在宇宙的深处繁星点点、波澜壮阔。在宇宙这个大海中,太阳系只不过是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一个港湾,人类到目前为止,也只不过是在这个港湾中跌跌撞撞地游荡着,或许人类早已想从这个港湾中启航,象征服大江、大海一样,在整个宇宙中自由的翱翔,或许人类也早已想在整个生命过程中,成为自己命运的真正主宰,但理所当然地他们的成就,将只随着他们的智慧一同成长,人类仿佛注定要接受命运暴风雨般的各种洗礼,人类注定要明白:即使面对厄运,人类也应该牢牢地自己把握住自己,面对命运,永不低头;人类应该更从容地面对命运的挑战,更从容地面对生与死的挑战,或许在并不十分遥远的某一天,人类必将重新挣脱出自我的蒙昧,又一次的扬帆远航,向着更高、更远和更神奇的未来…。

 

    千年末的时候,全世界公布了人类的基因草图,有关基因和克隆技术以及其它的一些前沿科学,一时间也成为了全社会关注的热点。纵观近来许多国内外名人对基因所发表的见解,其中很少有真知灼见的,大多数都属于肤浅之谈。国外早有人放出话来说:基因将影响到人类未来社会的方方面面,甚至得出“基因决定论”的,也不在少数,当然还有一些人的观点却截然相反,比如有的中国人说能活到一千岁,活得太久了,那将会活得多烦、多没劲,还有的中国人说能提前知道自己的生活,比如提前知道有可能患糖尿病而预先防治,也不好,这使得生活太平淡、太无神秘感等等。其实某些中国人的眼光之短,早已让我惊叹不已,这一次更加超出了我的想象。亘古以来长寿就是人类不断探求的目标,如果人类真的能活到一千岁的话,人类的科技等各方面肯定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世人生活的环境随之也会有很大的不同,人类的生活将会更加丰富多彩,人类生活的品质也将会产生巨大的变革,人类到时会处于怎样的一种生活方式,现在也很难预言,但可以肯定那将是一种全新、幸福和更有品质的美好生活。一个很大的可能是由于科技如此发达,人类将花费更多的时间,投身于浩瀚的宇宙之间星系探寻的新生活,比方说,把其中许多年时间用于宇宙之间的旅行等等,当然肯定还有许许多多的生活方式,将会和现在的生活方式截然不同(虽然我还不能预言人类能活一万岁或能永生的生活将会如何)。至于有些中国人倾向的“有趣的病态生活”更不值一哂,人类一直以来都想努力把握住人类自己的命运,一种更有品质的新生活同“病鬼哲学”不可同日而语,所以基因对人类来说会有很重要的意义,但人类也应清醒而全面地把握和认识基因问题,人类在基因上应抱有的一个清醒态度是:“基因决定的,只能决定那些能由基因决定和影响的东西,其它的,什么也决定不了”。人类在对自己四肢、躯干、脑细胞、脑组织和内脏等的功能、作用与机理,以及其它的一些奥秘,都还没有完全掌握之前,就断言所谓的“基因决定论”,实在还为时过早。基因研究的现实意义很大,基因肯定将影响到人类的自我环境,甚至将影响到全球的自然环境,但基因同人的自我环境和自然环境之间,肯定不是那种属于和被属于、包含和被包含的关系,它们之间可能会有交叉、可能会彼此相互影响,但肯定不是一种由基因单方面来决定的关系。再比如,人的脑细胞和大脑的功能同基因的功能,肯定不会是完全的一样,据说人的脑细胞只有10%20%得到了运用,如何来开发人的大脑和神经组织的功能,将同样会有很重大的意义。基因同人的作用和功能,也不会是一种完全的决定和被决定、属于和被属于的关系,人类对于自我和自然的认识,将还有很长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 

    千年之交的时候,还有两件事成为了全社会关注的热点,一是乌干达邪教害人的事件;二是邪教法轮功在中国的灭亡。曾经何时,气功和各种大师在中国风行一时,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也曾经不断的壮大。邪教同人类的利益有着根本的不同,邪教甚至同宗教的目的也截然相反。前不久,台湾发生了大地震,台湾民众求佛自保的变得越来越多,而妈祖迎送的场面也颇为壮观。一边是科学的高度发达,气象、天文和地理知识越来越丰富;一边是设坛作法、焚香求雨、颂佛保国和祈佛消灾的现象也时有发生。全球信奉各种宗教的信众已有几十亿人之多,全球现在通行的工作与休息时间都和宗教密不可分,礼拜天也是一种纯宗教的称谓,它还代表了一个星期的开始。如果把全球几十亿人上升到信仰的一种认识,全部都视为迷信和虚幻,那肯定将会流于一种肤浅,同时那也是过于武断和错误的。在人类所有的来路、所有的历史上都有宗教和神学的烙印,那是人类在其漫长的发展道路上、某种形式和某种意义上的总结与发现,是千、万年间被许许多多的人归为自己信仰的东西。从这种意义上来说,存在的就是合理的。人类的文明史并不是很长,只有几千年而已,人类社会发展得很快,人类千、百年间都在勇敢地面对着自然的挑战,而那些勇于挑战自我、挑战自然、挑战未来和挑战人类蒙昧无知的人,是整个人类共同的脊梁。这样的人有很多,比如被大火烧死的布鲁诺等等。公元的一九六九年,人类终于实现了人类的一个梦想­——登上了月球;千年末的时候,人类正式公布了人类的基因草图,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正在高速的发展,所有这些都预示着人类将会迅速地壮大起来,这使得人类更加有了面对自然和未来的勇气与力量。人类在登上月球的时候曾经这样自豪的说道:这是我个人迈出的一小步,但却是全人类迈出的一大步。科学在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将影响着人类的发展,使人类的生活发生一些质的变化,这就是为什么人类能从原始文明、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,发展到当代信息文明的一个主要原因,同样科学也将引领人类发展到未来的新文明当中,将把人类社会带入到一种全新的境界,而如果人类和科学就这样几万年、几十万年、甚至几百万年的发展下去,人类社会的未来必然会变得不可限量,或许“遍地黄金”的天堂社会,根本不可能只是人类自己所虚幻出的一个梦想…。

 

六道轮回

    自古以来,生与死一直都是一个恒久的话题,人类很早以前就想能够长生不老,由此也产生了许多很怪异的想法和观念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也催化了宗教的产生。人类不断地想向自己的命运作挑战,梦想有可能某一天能够获得永生,但往往这些努力都成为了空想,有些甚至成为了一种笑谈。从一个高度智慧的角度来看,人类只是处于一种很原始的发展阶段当中,人类和现在地球上许多生物的生存形式,还只能说还很原始、很低级,人类和生物在进化与进步的道路上,还有很长、很远的路要走。而其中有一点可以肯定:提高人的平均寿命、人类社会的进步,甚至人类未来的进化,都将同科学会有一种十分必然的联系。只有在科学上不断的发展和进步,某种程度上的“长生不老”才有可能能够得以实现。人类至今为止的传承方式完完全全还只是依赖于生育,这也是人类进化到当今为止唯一先进的传承形式,这虽然同人类的远古祖先、或者说所有生物共同的祖先,已有了很多的不同,同单细胞生物的繁殖也有很大的差异,但可以肯定一点这种极为复杂和繁琐的传承方式,在未来的某一天将会产生一个质的变化,这也是历史和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然。由于科学的不断发展,克隆技术甚至远远高于克隆技术的科技的产生,将会使得人类在生与死的观念上得到彻底的改变,由此人类将会以一种更智慧的形式,来思考许多人类迄今为止还无能为力和迷惑不解的很多问题。如果人类一但在哲学上有了这种认识,以上的哲学思考已经变成为一种可能,当然有了这种哲学思考,在时空的跨度上就为人类推进了很多、很多。远古时代人类是处于一种很无奈的境地,对很多东西都心存敬畏,即使到了科技已有发展的今天,这种无奈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事实和现实。正是因为存在着这种事实和现实,人类社会才产生了宗教,但在人类所信奉的宗教教义当中,的的确确一直都存在着迷茫和无知的成份,甚至人类对自己所信奉的东西,时常也是说不清、道不明的,比方说有信奉牛、虎和象等等等的。在全球所有的宗教当中,人同宗教和人同神灵之间的关系都存在着极大的可疑与蒙昧性。全球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标榜以“劝人为善”为宗旨,但在现实生活当中累累又出现了善、恶不分和善、恶不报的现象,在中华大地上就发生了很多很多大恶人都无疾而终,而许多良善之辈却并没有得到一个好下场的事情,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。无论今天,还是过去,人类之所以信奉宗教一个很主要的原因,实际上也是向宗教所宣扬的神灵低头,以目前人类自我认为的、在地球所有生物当中所处的地位来说,这种低头只是表现出了人类的一种无奈,而且这种无奈几乎就是绝望之中的一种无奈,但由此宗教中所宣扬的神灵的善,却也变得十分可疑起来;从数不胜数的邪教事件和其它事件来看,宗教里面所谓的神灵,实际上对人类的疾苦、灾难和饥荒等等,确实并不是很在意,这一点让宣扬为善的宗教也变得可疑起来,中国有一句老话叫: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其实如果换一个思考方式,假如生物的生存形式能够以更高和更智慧的方式存在的话,所有的很多问题都将会迎刃而解,而其中就包括人所谓的转世的现象。宗教时常宣扬:善有善报、恶有恶报。甚至以此在生与死上大做文章,比方说上天堂和下地狱之类,但让人类无法解释的是:许多善良的穷人会几代甚至几十代的穷苦下去,比方说非洲许多国家,从整体上来说的、中国历史上的许多穷人等等,但如果仅以信奉不同的宗教来搪塞的话,这种说法将会变得更为可疑,即使我们现有的人类都知道人人生而平等,这无疑对宗教、宗教所宣扬的善与恶和万能论、以及宗教所信奉的神灵的善,都带来了一个很大的疑问和否定;而当人类用另外一个视角和另外一种全新的观点,来审视这些问题和本质的时候,许多东西也就会自然而然地迎刃而解,那就是人类迄今为止对许多超自然现象,当然也包括对宗教的看法,是一种极端肤浅和无知的看法,可以这样说,现实可能全然不是这么回事,甚至可以说:人类所认为的宗教和神灵的善,都是一种表面现象和极具欺骗性的说法。比方说,人类同食用的牛、羊之间,通常和善恶问题无关,但以牛、羊的立场来看,人类的的确确是处于一种极恶之中。我不知道生物最高或者说更高的生存形式是什么,但可以肯定我们现在所有人类的生存形式已经够低级了,请记住一点,我讲的是:包括你、我、他所有人类的整体,即某些人常说的有形世界,并且可以肯定一点,我们人类形体上的灭亡,就代表着我们永久的消亡,人类既上不了天堂,也下不了地狱。当人们无可奈何地面对着许多超自然现象的时候,当人类处于一种迷茫无措的时候,人类只有通过科学才能够找到真正的答案,虽然许多东西对人类来说还太难、太难,而哲学或者说人类的智慧,已为这种探索提供了某种可能,人类对所有这些超自然现象的认识,只有通过科学上不断的量化,在科学上一点一滴不断地深入认识,才有可能会产生一种质的飞跃,从而从根本上揭开超自然现象的本质和奥秘,人类在黑暗中摸索的时候,只有通过科学才能达到一个光明的彼岸。其实对于现有宗教来说也是如此,宗教只有同科学和哲学结合起来,换一句通俗的话来讲,只有在人类智慧上不断的探索和发展,只有通过科学和哲学,才能够真正揭开宗教上所有的本质和奥秘。当然这种探索将会有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和过程。其实宇宙发展到现在,宇宙的博大和深邃,已远远超出了人类所有的想象,地球只是宇宙沧海当中的一粟,地球上的芸芸众生相,很可能也只是宇宙沧海之中的一粟,当今谁也无法保证:现在人类自认为的生物的生存形式,就一定会是浩瀚的宇宙之中唯一的。或许人们应当更谦卑些,人类才能够发愤图强,才能够因此而达到一个更加光明的彼岸。

 

    人类时常不知道自己要往何处去,这很好理解,但人类时常也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,人类时常忘记了自己的发展历程,而这个历程无论对地球来讲,还是对宇宙来说,只会是极短、极短的一瞬,人类即使对这一瞬也没有能力完全的领悟,仅从此看,人类社会要面对的事情还有太多、太多,那将会是一条不断开拓前进的艰辛之路,是一条打开智慧之门的诱人之路,同样那也会是一条需要理性、科学、毅力和勇气的困苦之路,这条路人类就将继续不断的走下去,一直到永远,一直到无限光明的未来和彼岸。人类就将这样持续不断的走下去…。

 

欧阳军

二000年九月二十八日于庐陵家中

注:

1醍醐灌顶:醍醐佛教中比喻最高的佛法。醍醐灌顶的意思是输入智慧,使人彻底醒悟。

2大千世界:佛语中有大、中、小千世界之分,小千世界为一中世界,世界为一大世界,所以大千世界又有三千大千世界之说。

3六道轮回:佛教指有生命的东西永远象车轮运转一样在天神道、地狱道和人间道等六个范围内循环转化,即所谓“六道轮回”。

 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