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谈意识问题

欧阳军

 

    意识问题是一个灵性与惰性的问题。人的一生,自然是惰性多了点,是否有灵性,那是要出汗的,肯定不包括沁人心脾的香汗。我曾找读过少许的几篇杂文,最拍案叫好,以至于后来日思夜想的,当然是许多年前鲁迅先生出的汗了,甚至就是崇敬之极。后来又阅读过一本权威的写作教材,显然也有如何撰写杂文的总结,其中赫然写到:在具体的写作上,是要求大处着眼,小处落笔;说理形象,由实到虚。那自然是“落笔时需要:从具体的、典型的事例和现象入手,由一点反映全面”。本着检验真理与否的精神,也曾虚心地浏览过一、两本杂文的专集,当然也都是无一例外,那肯定就是真理了,这是不用再多讲的了。不过在半悟半醒当中,却从这些汗味里面,闻到了无形的一种八股金索之味。虽然算不上香,却也是不臭的,总还有一种绝对整齐划一之威,不禁又是大声的叫好,同时,心里面似乎又有一些不解和疑问。迷糊之余,总觉得有几许臭汗禁不敢出。真理何来,写文章自然是给人看的,好像只要你写得清,别人能够看得懂,甚至你写得精彩,别人能够为你叫好,就是好文章了,本来就应该怎么好,就怎么写,更远一点是能够予以理解和传播,即所谓的发扬光大,何苦去追寻一个入口、什么定式。臭汗一出,也就清醒了许多,我想这完全不可能只是一些不学无术、教养全无的瞎话。

 

    春的感召就在于一种绿的传染,就象感冒,你有了,我也来点,春天正是一个从冬天走向春暖花开转变的季节。改革开放,这是一位老人给我们指出的一个方向,胆子大一点,步子快一点,是要出汗的,自然应该多注入一些灵性,多去掉一些惰性。企业的三铁绝不只是一砸了事,扭转一些不景气的工厂,也远非换一任经营不善的厂长。这位老人应该看到了这场改革道路的漫长和深远,却又满怀信心地领头绘制出了一幅美丽的画卷,无疑这将是恩泽子孙的一个新里程。可中国绝不会只要求这些后辈,仅仅生存和生活在一个构想当中,中国呼唤的是灵性和意识,而其中一点是由当今社会的现实所决定的,将是决不应出现一党的家天下和土匪、恶霸那样令人憎恨的坏种,绝不容许盛行什么:上为大傅,大傅为大夫的封建习气;人民真诚希望:下为雨水,雨水为鱼水的太平盛世。这是变革的方向和改革开放的保障,也是意识应所在,而其中最根本的基石就是:公民权利意识的普及和个人综合素质不断的提高。从意识问题当中,人们就可以看到国民生存的状况和社会的本质。吾国吾民,生于斯,长于斯,却很少会去关心、自己生存环境的好与坏。改革、搞建设和写文章虽有相似,却又很是不同,但灵性将何处不在?!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,只要你出汗。

 

欧阳军

一九九二年四月于庐陵家中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