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生蛋、蛋孵鸡及其它

欧阳军

 

    二十二世纪都已经要奔着人类而来了,人类却时常还是在愚昧和无知当中、苦苦的挣扎,人类现有的文明,并没有给人类带来多少的光彩,人类只不过象是在繁星点点的黑夜里面、踽踽前行,更多的时候,人类只是生活在困苦和灰头土脸的状态之中,或许,千年之交中乌干达死去的那些亡灵和身处优待当中法轮功的李洪志,可以给人类更为清醒的一点教训和认知,人类文明和社会发展的征程,实在还很艰辛和漫长,任何的自大与自夸无异于愚昧和无知、无异于自欺欺人。

 

    世界哲学史上曾有一个经典的命题:鸡和蛋谁在先的问题。鸡生蛋,蛋又孵鸡,鸡又生蛋,蛋又孵鸡,这样不断的循环下去,争论鸡先或者蛋先,根本争论不清楚,讨论鸡先或者是蛋先(因为是循环的)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。从这个哲学命题的构造上来看,其本质是否认“鸡先或是蛋先”的真理存在性,也就是说否认某些事物的真理存在性,人类普遍认为“鸡”和“蛋”,永远都处于一种圆形的循环之中。当然这是种极端无知和错误的观点。在忍受了很多年的这种无知之后,我在1996313日终于写下了我早期的、一篇经典性的文章“似海”,并对这种哲学认知进行了有力的驳斥,实际上在鸡和蛋的含义,被严格地定义了以后,鸡或蛋,总有一个先出现、或者同时出现在了地球之上,也就是说许多的问题和事物,并不是永远都处在一个循环的圆之中,它肯定会有一个或几个入口、一个或几个出口,鸡和蛋一个可预见的、或者说很可能会出现的出口,就是随着地球的毁灭而彻底的消亡。理论的正确与否,在于这种理论的适用性和适用的广泛性,一个杰出的理论,可以帮助人们了解更多的世界事物。同样在很多年以前,我就看到了许多否定进化论的观点和文章,其中最著名的一个观点是:人类和生物的进化过程当中,缺少了某个重要的环节或者过程,人类极有可能是外星人的产物。诚然这也许会是个事实,但这根本不足以去挑战进化论的法则。即使地球人类是外星人创造的,但外星人自己又是谁创造的呢,也就是说鸡和蛋,不会从来和永远都处于一个圆形的循环之中。人类和生物的起源,无非就是以下的三种可能:一是无需进化和神创,宇宙一诞生,他们就存在;二是进化而来的;三是“神创论”。我个人倾向于相信被修正后的进化论。在第三种可能性当中,全球许多宗教里面的神都是通过修炼而来的,或者是经由天和地所造,也就是说,这些神在很大程度上就符合我所说的、被修正后的进化论,比方说佛教中的释迦牟尼等。我可以勉强地说:这些神都是符合我所说的进化论的。虽然这是许许多多“神创论”者绝对无法接受的一个结论,但很可疑的一点是:神又是如何来的,或者说第一个神是从何而来的,也就是说我们要寻找一种、在宇宙当中具有普遍意义的法则,而不是其它。人类许许多多的认知,往往同事实之间,都会存在着十分明显和巨大的差异,许多在书斋里面自我想象出来的、完美无缺的真理,在实践和现实当中,都会被事实碰得头破血流和体无完肤。

 

    最近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都在阅读中国人自己办的报纸“南方周末”,这倒不是这份报纸办得如何的出色,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我的无聊,或者应该说被动地显得有点无聊,说得直白一点就是,在我不得不上班的时间里面,我感到无所事事,我需要用某种事情,来打发一下自己的时间,看“南方周末”,同他们所自认为的办得很不错,没有任何的关系。私底下我认为这只不过是份小报而已,也就是说,即使真象他们自认为的,它是中国所谓的大报,它完完全全也只是全球报业当中的一份小报。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来讲:即使真如他们自己所说的,他们比中国其它的报纸,办得要好一些,但却依然办得十分的平庸和没水准。不过说句实话,我时常还是会从他们那里,读到许多有益和有趣的东西。有益的我就不多说了,有趣的我手头上就有一份,那是“南方周末”200047日第九版刊登的“冯宜全:一个人的‘学说’和它的编后记‘我们需要科学’”。作者在“编后记”当中还特别地谈到了求真求实。我大体上是同意作者的观点的,只不过我还有些许题外的见解,不知作者所说的求真和求实是不是同一个含义。拿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来说:研究一个人或一群人的吃喝拉撒睡,虽然也是在求真和求实,可毕竟缺少些现时的意义,其盲目和浮躁性会更多一点,从实质上来讲,多少是有点扯蛋;如果不是同一个含义,求真求实,比起求真务实来讲,又缺少种可意表的力度。当然这只是一个题外话,也可以讲是一种文字游戏,不过大体上我对作者还是很赞同的。据南方周末报道,冯宜全先生有四个支持者(自己、妻子、儿子和女儿),并自称他的“地球抛月学说”十分伟大,需要有顶尖的天文、地质、地理和哲学知识兼具的人才才能研究出来(见他自称的几个倍数),言外之意是:冯先生自己就是具备四种才能的、世界级的最优秀人才,并自称这个学说应并获诺贝尔天体物理奖、瑞典克雷福特地学奖和丹麦安德森天体物理奖。冯先生还谈到了自己艰难的处境:名气虽然有一点,比方说有时会有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访,或同某个高等学校共同建立起了一个研究所,并且被聘为了研究员等等,但资金和条件却很艰苦,最大的难处是无人理解和很少人有兴趣,最主要的还是无人能够理解。冯先生还自称他的学说所带来的效益就是:地震、地球上的淡水危机、水灾旱灾通过他的理论,可以来个根本性的改变。现在他就象到了泰山顶上一样(冯先生自己的意思是他处在人类发展的顶峰),看到地上到处都是金子,不知该背哪块啦。冯先生曾经多次谈及到了地震和哲学,我不免对此来了点兴趣。虽然千年之交的大地震,或多或少我都曾经戏言过,但我知道:地震现在还是不能被准确地预测和预报的。不知冯先生的学说是在制造地震上有进展呢,还是在预报地震上有进展,据冯先生自己说是在预测、预报地震上有进展,因为冯先生现在可能还根本没有考虑过制造地震这个问题,但不知其预报的准确性是多少。比方说能准确预测到地震会在哪一天、哪个小时和哪一分钟发生,而不是误差在年、10年、甚至百年以上;又比方说范围误差在1公里、1米、甚至是1厘米,而不是在1百公里、1千公里和1万公里;还比方说震级误差在小数点以下,甚至精确到小数点后面好几位,而不是误差接近到10位数,把7级地震说成是1级地震;而且是在地震发生的前一年、前一个月、或者前一天,就能够准确地预测到,而不是在地震发生了以后,才这样说。如果冯先生的学说,都是以后面的一种结果作为标准的话,我请冯先生从此以后,最好还是不要再谈自己的学说了,因为现有的地震预报学,已经超出了冯先生的学说很远,而且现在的地震预报学,同样涉及到了天文、地质、地理和哲学等诸多方面。即使地震预报学以后发展了,能够准确的预报了,也不存在着冯先生自我感觉的某种天然优势。在此我想告诉冯先生唯一的一句话是:你完全可以有别人看不懂的理论,但绝对不应该有人类永远看不到的事实。换一句话来说就是,你应该让人们在现实当中理解你的理论,应该让事实本身来替自己的理论说话。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学说,那就是假说,比方象歌德巴赫猜想,这种学说需要别人来证实或者证伪,而且往往能证实或者证伪这个假说的人,比发表假说的人,要更加的伟大和杰出;当然还有一些假说却是刚好相反。另外一个比较著名的假说,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,不过其理论因为过于反科学、反人类和反文明,经过时代的冲刷与实践长期的检验以后,从整体和本质上来说,马克思主义理论完全只是一种笑话和谬误。在此我也想说明存在了很久的一个事实,一种越伟大和适用性越广的理论,往往它的表述就会越简单。纵观冯先生整个的论述,人们会发现冯先生不仅发表了某种学说,而且已经完成了其理论的论证,并且如他自己所说:已经具有了伟大的现实意义。既然冯先生自称自己的理论如何如何的伟大,肯定会存在着理论的适用性,比方说有人仅仅因为外星生物而否定进化论,那么完全可以用“鸡和蛋”的理论,去否定和批驳他的这种观点,除非他又能够找到另外新的证据;又比方说,爱因斯坦在1915年提出他的广义相对论时,也极少有人能够理解,但其核心部分即“时空弯曲”,在1919年被一只科学考察队给证实。即使到了今天,我对相对论在多大程度上是正确的,也心存很大的怀疑,但我仍然对爱因斯坦表示有保留的尊敬(远非尊重),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学者,你可以有人类一时无法理解的理论,但绝不应该有人类永远无法看到的事实,这同样也是一种科学,是人类科学精神的体现,这也正是冯先生自己曾经提到过的哲学。至于冯先生所说的理解问题倒在其次,虽然我没有冯先生有名,比方说我从来没象冯先生一样,在大陆出过什么专著;或是有什么教授和院所,请我去做什么报告;也没有被什么院校,聘为了什么研究员;更没有任何人支持过我,或者帮我建立起了一个研究所;又或是中央电视台将有记者来采访等等。也就是说,虽然中国人从根本上完完全全不认可我,说得实事求是一点是,中国所有媒体完完全全彻底地排斥了我,但如果冯先生的学说,在地震预报上有什么重大突破的话,中国科学院和科学家,会安排资金和人力,来协助冯先生完成自己理论的验证问题,如果中国科学院不来做的话,我可以呼吁全球的科学家,共同协助冯先生来证明自己的学说。当然在此之前,我要申明的是:冯先生应该对自己的学说、不能成立的后果,负起全部法律和道义上的责任,也就是说,一旦冯先生的学说被证伪、或是不能够成立的话,所有的后果将由冯先生一个人来承担。当然我还注意到了冯先生学说另外的一个版本,是冯先生的妻子所说的:老冯的学说一发展,马上就可以解决地震预报准确性的问题。学说完全创立了,还是没有完全创立,有很大的区别,学说创立的早和晚,也有着非常大的差异和不同,地震预报学发展和进步了以后,肯定也将解决地震预报的准确性问题,在此我只能说,但愿冯先生的学说,能够早人一步地解决地震很难准确预测的问题,也但愿冯先生的学说已经创立了。虽然冯先生已经有很多的著作发表于世,但是我对此,确实还是存在着非常大的怀疑,这就是科学。另外我想告诉冯先生的是:“月亮起源于地球爆抛”的这种假设,我很早就读到过,远远早于冯先生所谈的1987年和1991年,那是在我上小学以后(1975年)和读完初中以前(1983年),虽然记不起具体是在哪一年,但有一点我却能够肯定:比1983年要早,甚至要早很多。而这种观点的存在应该就更早了,如果先生想要在全球来求证这一点的话,我想倒是很快就会得到一个十分肯定的答案。当然我也知道先生自己所说的理论的精华部分,也不仅仅是这样的一个假设。最后我不妨在此评论一下,我对冯先生以及冯先生自称的学说的印象:第一,光从“地球抛月”这个假说来讲,此学说并没有冯先生自我认为的什么天然优势,即使是冯先生第一个提出来的这种假说,但能验证这一点却要更难一些,即使冯先生验证了这一点,也没有达到冯先生自我认为的超越了所有前人,应囊括全球三大天文、物理大奖,并成为当代科学史上最伟大发现的程度。据报道中国就有科学家,发现了鸟类是起源于一条会飞的恐龙,当然这也有十分重大的意义,但很难说它能同许多宇宙普遍存在的重要法则相提并论,说得冯先生更能明白一点就是:全宇宙的鸟类,是否全部都是由恐龙进化而来的,这一点非常让人值得怀疑,而且其重要性,根本无法同量子力学等重要法则相提并论;第二,冯先生自称学说其它的、具有伟大意义的部分,并没有被任何的事实所证实,也就是说冯先生的学说,现在还没有任何理论的适用性。否则的话,即使世界上所有的人,全部都反对冯先生的理论,但冯先生能够以事实来说话和回击的话,全世界也都将会无话可说,换一句话来讲,所有的事实到目前为止,根本没有证明冯先生所开创的学说是正确的;第三,从冯先生所发表的所有言论当中,并没有得到冯先生是全球一个顶级哲学人才的证据,而相反的证据倒是有不少。首先,冯先生自己自我确定假说和学说都是最伟大的文化,但众所周知的却是:许多假说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,比方说钱学森关于1958年粮食亩产三十万斤很现实的假说,又比方说有关大炼钢铁的假说,还比方说“法轮功”李洪志的许多学说,这些假说简直就让整个人类都在为此而蒙羞。虽然包括想象力在内的所谓“假说”,在科学史上,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但却不具有一种普遍的意义,也就是说,这不是科学史和科学研究当中的最高法则,科学研究当中的最高法则是实事求是和求真务实,所有的理论和学说,最终都将由事实和科学来验证。而至于冯先生所说的“最伟大的文化”之类,实质上近似于一种扯蛋。其次,冯先生为了证明其学说的正确性曾说:“他确信他的学说是论证性学说,其定律、原理性发现占80%左右”。其实一种学说的正确与否,最终的认定标准,不是什么定律或者原理性发现所占的百分比,即使仅仅只是一个很小的错误,也很有可能会从根本上,导致整个理论整体性的溃败。为了让冯先生能够更好的理解,我不妨还是举个例子:比方说这里有一棵树,我可以这样说:“这是棵树,树能进行光合作用,吸进二氧化碳,排出氧气,而人是吸进氧气,排出二氧化碳,所以说树是由人进化而来的”。从上面的例子,冯先生自己也会发现这种所谓的百分之多少的理念,同样并不具有普遍的意义。再者,冯先生曾提到“日心说不到十年就被采用;牛顿力学5年被公认;元素周期律7年…”,但我也请冯先生注意一点,这些都是一些可论证的学说,是存在的一些事实,或是由事实所组成的可被概括的规律,除了月球这个存在以外,不知冯先生是否找到了一些、可以用来证明自己理论的明确事实。当然能证明月球是地球爆抛出去的,也有十分重要的意义,只不过这个假说,是不是冯先生第一个提出来的,也是一个很大的疑问,而且,这一点很容易就将会被事实所证明。根据上述的理由,我能够得出一个结论:冯先生并不是世界上一位顶级的“哲学人才”,冯先生同世界上顶级哲学家之间,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距离。当然这也并不能说明冯先生的学说是不正确的。所以从根本上来说,冯先生现在首先所要解决的,并不是有没有人能够理解、而是其理论有没有适用性的问题,一种没有任何适用性的理论,肯定也会是一种错误的理论。所以在此我唯一能做的是:祝冯先生能够早一点拿出事实来作为证据,并且以此来证明自己理论的正确性,同时,也希望冯先生的理论已经创立了,希望冯先生理论的研究,能够一路走好。如果冯先生现在就自认为在地震预报上,有什么重大突破的话,也希望冯先生以此来向全球的科学界进行挑战,即使全世界都认为冯先生的理论不对,但如果事实却是刚好相反的话,冯先生也将会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人。但我对“冯先生所谓的理论”的正确与否,却持有很大的怀疑。我们需要的是科学的斗士,而不是科学的卫道士,我们不需要把科学,弄得成为了一种僵化的宗教,如果是事实,反传统并不可怕。这也是我对上海交大某位青年学者的回应,虽然冯先生同他相比,并不具备什么高学历、虽然冯先生没有念过大学,但这些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。

 

    最后我想谈谈人类理性的问题,法轮功的李洪志,时常就宣扬人类无法理解和验证的许多事情,这也是不少中国“著名的科学家”长期以来所宣扬的,当然我所说的“著名的科学家”,同冯先生无关。他们时常宣称:即使不能重复验证的某些东西,也应该被称为科学。虽然我曾经准确地戏言过千年之交的大地震和火山喷发,虽然有很多事实帮我作证,但我从来都不认为:我可以预报地震的发生,我同样也不能用意念产生大地震,因为我爱自己的人格,胜过爱自己的生命,李洪志无疑就是一个小骗子而已。仅从乌干达的邪教事件当中,人们就可以看出:人类社会发展的漫长性,人类社会要发展的道路还长着呢,睁着眼睛瞎浪漫,好倒是好,但这只不过是体现出了人类自我的愚昧和无知。当然骗子之流也同冯先生无关,倒是真心希望冯先生:在科学研究上面,能够少一点浪漫和幻想。在此,我还想呼吁人类重视自己的人文和社会环境,人类应该把每年的15日定为“全球的人文和社会环境日”。人类应该象净化地球环境一样,净化一下人类自身的社会环境,也只有这样,才能更好地来达到净化地球环境的目的,人类不能老是指望“上帝之流”,把地球和人类生存的环境搞好,人类所能够依靠的,只有自身的发展和努力。今年地球“人文和社会环境日”的主题是:新文化运动和人类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关系。当然这也是我今后的文章当中,所将要涉及和关注到的东西。我就是这样站着同大家说话。人类的历史和社会的现实,用残酷且又无法辩驳的事实,试图唤醒过处于蒙昧时代的人类:许多理论在自己的想象和吹嘘当中,总显得好像是至真至善和完美无缺的,许多学说的创立者、研究者和拥趸者,也已经远远地超出了“何不食肉糜者”的无知和无耻。最后祝地球和人类好运!繁星点点、前路漫漫,大家务必要各自的珍重!

 

欧阳军

000年四月二十二日于庐陵家中

000年四月二十九日于庐陵家中

注:

1,本文的大多数的观点是在2000422日前形成的,只有一个判断例外,那就是有关冯宜全先生不是顶级的哲学人才的论述。

2,有关的参考资料请看200047日的南方南末第九版和2000428日的第十一版。

200553

又注:据报导恐龙生翼的化石是伪造出来的,发现这个化石的意义真又要打折扣了。

2000513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