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各大报社的公开信

欧阳军

 

各位编辑:

 

    望贵报(刊)和诸位,如果有以下的资料,请转交给我:

 

1印象之中有人曾对毛泽东讲,太阳能只要利用到了百分之几,当时粮食的亩产就能够达到十万斤以上,不知此人是谁,是在什么时候、什么情况下,讲出如此“豪言壮语”的,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和详细的情况,大跃进当中吹嘘出来粮食亩产的最高纪录是多少?!

 

2,文革以后,气功和特异功能论,随即被某些国人和学人一同隆重地推出,鼓吹这种论调最主要的国人和学人是谁,有过什么具体的行动和理论,目的是什么,政府是如何默许和纵容此类事件漫延的,又是在什么时候,什么情况之下,忽如一夜春风来地成立了全国各地的、几乎是半官方机构的气功科学研究会组织,其目的是什么,发过什么文件、有过什么指示,最早是在什么时候,发出类似的文件和指示的,以及其它的一些细节和情况。我曾经亲历过的唯一一次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大会,是大约在十年以前,有那么几位有如大罗神仙的人,在台上同我们讲法,讲的都是一些有如“粉碎性骨折可在极短的时间内,隔着房间就能够被治愈,在千里以外就可以发功来治病和救人”的神话,当时我听得是藐藐,说者说得也非常的藐藐,我感到真是有趣得很,我是以君子之心度众人之腹,认为当时许多在座的已是高干、高官的名誉主席、主席(在如此偏远的一个小地方)、学者和国人们,同我的感受是一样的,不过十几年的事实告诉我,事实同我的想象却是大相径庭的、远远不止有趣那么简单。什么是我们某些国人、学者和权人眼里的特异功能,中国的特异功能研究,不知有没有研究出一些“活宝”来,以及任何可以公开的经历和内幕,整个国家、民族和百姓,又为此付出过什么样的代价?!我们的某些国人、学者和权人,又用过些什么样的方法,来达到和实现这类目的的?!整个或者些许,有关气功和特异功能研究的情况,或资料,或人物,或事件。

 

    希望能够将真实的以上情况转交给我,谢谢各位!

 

    中共有关气功和特异功能方面的研究,从一九七七年左右就已经开始了,这段历史也非常值得世人去加以了解和记录。中国人民不仅为此付出了非常沉痛的代价和牺牲,甚至还造成了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和人为灾难,造成了中国民众整体性的一种狂热,浪费了非常巨大的国民财富和许多宝贵的国家资源,这已经不仅仅是中共组织自己内部的一个问题了,所以,人类特别是中国人,很有必要对此进行深入的研究、记录和深刻的反思。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组织和人物是:中共、气功科学研究会、钱学森、张震寰、张宝胜、张宏堡、王林、严新与李洪志等众多的人物和机构。

 

    从世界范围来看,人类社会还处在一个极度愚昧的发展时期,人类文明还长久地停留在蒙昧文明的发展阶段,人类社会从蒙昧文明发展而进入到科学文明,还有十分遥远的路途要走,从中国和世界、东方和西方的现实情况来看,要走完这段路程、实现这种飞跃,人类也许还需要很长、很长的一段时间,这就是地球人类当今现实的、一个最真实的生存状态,本文在此就不过多地加以阐述;从全球范围来看,不仅仅只有中国,实际上所有的地球人,对许许多多事件和人物的认识、看法与评价,都非常的荒唐、可笑和愚蠢,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,对苏东坡的认识、看法和评价,还不是其中最为可笑和愚蠢的,更为荒唐、可笑和愚昧的,是对钱学森、李洪志和马克思的认识与评价,这同样也是地球上各个国家和各种社会当中,长期和普遍都存在着的一种社会现实。例如:朝鲜对金日成的评价;古巴对卡斯特罗的评价;罗马尼亚曾经有过的,对齐奥塞斯库的评价;苏联对列宁和斯大林的评价;中国特别是文革时期,对毛泽东的评价等等等等,本文在此,同样也就不过多地加以阐述;地球人无论东方和西方,长期都或多或少地接受了这种宣传、洗脑、催眠、甚至于精神控制。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面,一个智力正常且又有正常逻辑思维的人,绝不可能会这样地去认识和把握事物,也绝不可能会这样地去认识和把握周围的世界,从全球和整体上来看,地球人长期以来或多或少,都带有朝鲜人和中国人那种麻木、无知、愚昧与狂热的特性,本文在此同样也不想过多地加以阐述,因为这已经牵涉到了人们的世界观、人生观和方法论的问题;马克思主义理论显而易见许许多多都是抄袭来的,并不是马克思本人的首创和原创,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,并没有多少是马克思自己本人的首创,以马克思普遍被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国家,奉为神明和导师的地位来看,这确实是一件十分掉链子的事情;即使抛开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抄袭、剽窃和原创理论不多的事实不谈,几乎所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还都是错误的,是长期对人类造成过特大人为浩劫的学说,是长期祸害人类、反人类和反文明的一种毒瘤,如果连这一点常识都认识不到,那就已经丧失了人类最起码应该拥有的、正常的智力和人性,那就成为了长期罔顾事实、真理和真相、且又丧失了良知和正义感的人类败类。所以西方社会当今所谓的政治正确,已成为了一种时髦且又虚伪的极端理念,从西方的历史和现实来看,事情演变成为如今的这个样子,一点都不奇怪和意外,希望他们能够回归到一种理性的政治正确上面来,又或者西方人自己在自己的国家,鼓吹与实行极端的纳粹主义和军国主义试试。马克思的“共产党宣言”、“历史唯物主义或者叫做唯物史观”、“辩证唯物主义”、“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”、“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学说”、“剩余价值理论”和“资本论”,马克思几乎所有的经典理论,从整体上来看,都是些显而易见的笑话和谬误,都是极端无知、血腥、错误和荒谬的。其中剩余价值理论是从属于其他人的理论,是对其他人劳动创造价值理论的一种发展,但更为致命的是,劳动创造价值理论本身就很不科学,马克思发展了别人一种错误的理论,然后把这种错误,还不断地无限扩大,形成了被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国家,奉为神圣信条和真理的马克思主义。马克思甚至用一种错误的方法和理念,去发展和改写别人正确的理论,比如辩证法,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哲学,实际上就是一个十分荒诞的特大笑话,辩证法因此也完全被马克思给污名化,甚至因而还遭受到了许多人的嘲讽。这种神化马克思的历史和现实,不仅仅影响到的只有社会主义国家,甚至还深深地影响到了西方民主国家,影响到了西方民主国家人们正常的思维,影响到了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和方法。西方人把一个理论整体上存在着致命错误、长期以来又在人类实践当中、带来了巨大浩劫的人类败类,评定为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,肯定或多或少受到了、来自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国家的洗脑和影响,但这个评价也必定会是很荒唐、可笑、无知和愚蠢的,是缺乏、甚至完全丧失了人性和正义感的一种现实体现,就如同西方民主国家四十年以来,一手把宣称要消灭资本家、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,并宣称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中共,打造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一样,人类要如何麻木不仁和罔顾事实,才会形成如此无知、可笑、且又残忍和丧失人性的认识与观念。这个世界和时代也真是无奇不有!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当中,肯定还会有不少,是一些大而无用的平庸之言,只要是正常的人类,都会有类似的观点和认识,在马克思死亡了以后,世界民主国家特别是西方民主社会,不仅认识到了自己社会当中许多的弊端和错误,而且,还能够在长期的社会实践当中,改正自己的这些弊端和错误,这种现实本身就说明了普世价值是人类社会当中,人们都能够普遍认识与接受的一种价值和观念,当然除了被马克思主义洗脑控制的非人和非正常的国家以外,而且,这本身也就说明了普世价值和民主宪政自身的伟大。西方民主国家能够发展到现在这样一种较为良性的体制,而没有造成社会主义国家那样巨大和荒诞的浩劫,难道不正说明了许许多多不言而喻的事实和真理吗!全世界的民主国家当今面临着的许多问题,显然也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所能够解决的问题,这同样也是显而易见和不言而喻的。西方民主国家许许多多的问题和弊端,不仅仅只有西方民主国家自己的人,已经发现和看到了,实际上早就有人认识到了这些弊端和问题,而且解决之道也绝不是因循守旧、并试图把一些错误的方法,叠加起来就能够加以解决的,地球上所有的人类和所有的国家,已经罔顾真知、事实和真相,有很长、很长的一段时间了,在此本文也就不过多地加以阐述;钱学森曾经有过这样类似的论述:特异功能的研究和开发,是一个非常庞大的、科学的系统工程。如果仅仅只以这么一句话,来分析和评价所有钱学森、有关气功和特异功能相关方面理论的话,那么钱学森他说得很对,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错误,以东方人、西方人和地球当代人的主流标准为标准的话,钱学森就是人类有史以来排名负一的、最伟大的思想家。所有正常的人都不禁会问:钱学森为什么会是排名负一的、最伟大的思想家呢?!那是因为钱学森有关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方面的理论,不仅有很多,不仅他的理论,涉及到了人类社会和人类文明的发展,而且他的理论,还涉及到了人类未来的进化和人类文明质的飞跃,更重要的原因是,排在第一的那个位子,已经让较为逊色的马克思霸占很久了,作为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家,世人也只能给钱学森这样一个很奇特的位置,数字不是越小就越显得伟大吗?!这个时代的地球人类,也真是很大、很大的一个笑话。钱学森有关气功、中医、特异功能、人体科学、系统科学和思维科学方面的理论,并没有多少可读性,一个发明整体上面有完全溃败性理论错误的人,也根本谈不上是什么思想家,而最伟大之类的所有说辞,只不过体现出了当今地球人类的无知、愚蠢和可笑,仅此而已。马克思主义所有的理论,根本不具任何的可读性,如果没有理由和必要的话,人们完全可以不读甚至忽略掉、这种完全错误和有致命缺陷的歪理邪说。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,都涉及到了人们的世界观、人生观和方法论,所以,本文在此也就不过多地加以阐述,特别是有关特异功能现象和超自然现象等等方面的争论;人类社会的很多问题,都要靠人类自己想办法来加以解决,在此也特别地希望:人类能够经过全新的新文化运动的启蒙,而得到一个更好、更快和更健康的发展,希望全世界的人们,都能很清醒地意识到启蒙运动的重要性。最后,是给当今地球人类的一个建议:人类应该开放对信息科技、人工智能、类脑智能、人脑科学、人体构造和器官功能、认知科学、人体潜能、人体进化功能、人体进化科学、基因、生物科技、宇宙学、宇航学、天文学、飞碟、意念、特异功能现象、超自然现象、地外星系、系外行星和外星人等等方面的研究。在人类漫长的历史当中,许多长期存在着的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,人类当然完全有必要,对此进行科学且又深入的了解、研究和认识,这同样也是一件十分显而易见和不言而喻的事情。人体进化功能研究和人体进化科学研究,以及所有以上说到和没说到相关科学的研究,相对于当今的地球人类来说,显而易见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庞大、复杂、甚至是相互交叉的科学的系统工程,而这种开放性,将有助于人类能够更好、更快和更健康的向前发展,同时又避免了被某些部门和某些人,完全垄断所带来的、对人类的控制及伤害和其它许多的弊端,人类可以在有条件的时候,对此进行某种公开的高校教学和研究生的教学与研究,这种开放性不仅有利于所有相关科学研究的开展,而且还符合事物和科学发展的普遍规律。如果世界上还有什么伟大之流的话,那就是人类能把世界和人类社会建设好、发展好,想方设法让地球人类变得更加睿智起来,想方设法让地球文明变得更加的强大和先进,也只有这样才能在整个宇宙和银河系当中,占有地球人应有的一席之地。二十年都已经过去了,希望地球人类的智慧、文明和人性,多少还是会有所发展和进步的。

 

欧阳军

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于家中

二0二0年四月十三日于庐陵家中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