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质二字

欧阳军

 

    时常想起刘基的“卖柑者言”,至今仍还念念不忘。记得柯云路曾写过一付对联: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看你清醒不清醒;愿闻己过,求通民情,看你开明不开明。在中国理智的人不多,思想上真正有条理、逻辑清晰的恐怕就更少,大智大慧对于当今的中国人来讲,显得十分的重要。权力是社会中很多东西的基础,阔人们讲过:钱是王八蛋,而我印象之中的权力就象活王八,不仅能下蛋,而且面目恐怖,这种从生活当中得来的经验,的确是非常的深刻。南方的风气不坏,应该能在思想界起到先锋的作用,完全有能力成为思想界里面的旗帜,中国人也有能力把中国带进二十一世纪,这种能力将会同素质画上等号,而在迈入到世界强国的征程中,万万不该唐突的就是中国二字,别让一些污七八糟的小人,站在人们的头上指手画脚。权力是整个社会的基础,而作为社会基础的权力,对于全体十二亿的中国人民来讲,有权不仅清楚地知道权力怎么用、用在了何处,而且应该清楚地知道权力怎么分、由谁来分等等此类。如果作为高空建物的一种基础,许多都乱到不知所云、不知所以的地步,这就不光是一个效率高低的问题了。当空喊着什么口号,表演着什么花拳绣腿,再演绎着什么主义和理论的时候,问题依然还会是问题,给人的感觉效率高低倒还在其次,更主要的是欺人和自欺,归根到底的效果仍然还是自欺,抑制通货膨胀讲一百年,物价还是会涨,惩治腐败喊一万遍,资产阶级思想还是会存在,这些问题有时比事实复杂得多,每念于此之时,总觉得南方发展的事实更具有说服力,这已强出了中国、乃至世界上的许多名城。中国人时常不能够正视自己,讲得阔一点,正视的是别人,不仅能够对非我,正视得面面俱全,恐怕还正视得面面俱深,真要是如此的话,中国不仅会很出一些圣人,恐怕还将要多得挤破头皮,这抑或是中国的可喜,抑或根本就是中国的可悲。中国的未来是年青人的,他们应具有包容性,远离脓包和小人为好,他们是朝气蓬勃的一代,象清晨破晓而出的太阳,充满着无限的生机。中国的强大同素质会有很大的关系,任何事业的成功都要有素质作为保证,人与人最主要的差异就在于素质,任何党派、团体、民族和国家,都存在着这种素质上面巨大的差异,人和人的的确确是存在着很大的不同。所以中国要在提高素质上,做全世界的表率,中国人只有在整体上提高了自己的素质,才能够更好地迈向更加遥远的未来。

 

    人是凭灵性办事的,意识问题本身就是灵性与惰性的问题,人的一生惰性是多了点,是否有灵性是要出汗的,肯定不包括沁人心脾的香汗。当北方某些人胡侃或是蒙人的口号、不断的张扬之时,南方的打工仔和自制的发电机组,正在默默地工作和运转着,真理讲一万年还是真理,当然比不了讲北京街宽楼高那么令人向往,不侃不明白,侃了你也不明白,所以朴实也许根本就不是什么缺点,再缺他也明白。当中国足球队员连正常的体能测试,这种笨性都无法通过之时,根本不要老去指望在任何时候、任何绿茵场上,会出现任何的奇迹,即使有,也会让你苦涩得要命。中国呼唤灵性,这主要要寄希望于年青的一代,中国的未来在他们的身上,留给我自己的只有一首曹操的座右铭诗“龟虽寿”:神龟虽寿,犹有竟时。腾蛇乘雾,终为土灰。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,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盈缩之期,不但在天。养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

 

    二十世纪的机遇非常的难得,问题之后还会有问题,希望能够一个一个地解决,时间长一点不怕,会快起来的,一百年只在弹指一挥间,中国人要懂得只争朝夕。如果没有了这种垂青,上帝恐怕只能呆在十八层地狱中炼狱,而碰上了这种难得的机遇,中国人应该亮出自己的胆识和智慧,看看世界,看看自己,中国一定要走在希望的大路上。记得我曾经讲过信佛和信道的故事,佛、道之争由来已久,信佛的信了道,信道的信了佛,其实质不仅仅是信念问题,归根到底还是真理问题,佛、道和上帝,缺的都是真理。幸而有位洞悉民意与现实的老人,在十几年以前,给中国指出了一条改革开放的道路,如果中国真有什么地方在世界上还值得骄傲的话,最自豪的恐怕就是真正的改革开放了,理想社会的大道不是不通,而是在于怎样来通,这就是根本上的选择和一种信仰好坏上的本质问题。一个共产党头目曾经这样讲过:从现在起,一千年之后,所有的我们这些人,甚至马克思、恩格斯和列宁在内,大概都会显得相当的可笑。有人讲这是一种难以逾越的时空上的局限性,但对于我们来说,留给后代的,不应只是一个“新宇”的名字,应留给他们一些看得见、摸得着的东西,让他们能够挺直起自己的脊梁。人类所有的历史事实,都充分地证明了一点:人与人之间种种的不同,最主要就在于人性和素质上的差异。而这种差异之间的距离,已经遥远得到了,要用星辰大海来形容。

 

欧阳军

一九九五二十二日于广东东莞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