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花一世界

欧阳军

 

    人类的文明史并不长,只有几千年而已。大约在两千五、六百年前,释迦牟尼才创立了佛教,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,才有了正宗的佛教中所谓的往生,佛教徒眼里的世界大概也只有这么远,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教徒们眼中的世界还要近得多。全球其它的教派林林总总,许多教义都大同小异,其中最基本的一点是:它们都认为人生是苦海,人类永远将处于一种修炼或者超脱之中,但当人类从外太空看他们的苦海的时候,很多想象才油然而生,或者可以这样说,对这个色彩斑斓的宇宙的认识,人类才刚刚起步,即使是这样,人类心头不免产生了一种自豪。这就是我们的人类,这就是我们的地球,他们所有的认识和经验,也只不过仅在地球周围的太阳系附近,他们甚至时常要为有无往生之类吵得天翻地覆,或许可以这样说,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弄懂过什么是往生,他们是生活在一颗蔚蓝色星球上的、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地球生物,他们是地球人类。

 

    在人类诞生以前,恐龙一直统治着地球很多年,远古时代其实带给人类太多的想象,即使在进入了人类文明以后,谁才是地球上的真正主人也很难说,但可以肯定一点,地球是我们所有生物共同的家园。许多生物就象匆匆的过客一样,他们在艰难中诞生,却又从地球上匆匆的消亡,人类现在只能从化石当中看到他们匆匆的身影,那么的灿烂,又是那样令人心动的凄美,他们走了,却再也没有回头,当我们看到高大的红豆杉时,还隐约能看见他们在远古时穿行的身影,他们或许是带着梦想,远远地离人类而去,一去竟成为了永远。每一株花、每一棵树、每一种动物、每一种植物,他们的生命都是那样的灿烂,他们都是地球母亲的孩子。

 

    地球很长时间以来,不过是宇宙中一颗很荒凉的星球,天堂和地狱时常只有一步之遥,当各种生物在地球上传承和繁衍的时候,世界充满着无限的生机,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生机和活力,我们的地球才真正变得象天堂一样,地球也成了我们各种生物共有的天堂,这种生机代表着无限的希望。当我们看见太阳系中其它荒凉的星球的时候,这种自豪感和天堂感更加会油然而生。地球曾经千万年不停且又孤独地转着,这种几十亿年的荒凉和转动,也许会让人感到沧海桑田、甚至会让人感到某种形式的绝望,但当生命第一次“降临”到地球的时候,又是多么的让人怦然而心动:第一次有了海洋生物、第一次有了植物、第一次有了动物、又有了飞禽走兽、后来又有了人类,地球上的荒凉从此不再,世界因此而充满了生机,充满了无限的活力。人类在同大自然的争斗中走出了丛林,不过他们却时常走不出自己的蒙昧和无知,人类和科学的发展是曲折的,远不象神学那样一马平川,烧死布鲁诺的那把大火,一直在嘲讽着人类的天性和心智。神学的坦途和科学的曲折,预示着人类在他的发展初期,注定要更多地承受各种风雨的洗礼。人类用他的两千个公元纪年,建立起了相对发达的当代文明,科学在飞速的发展之中,人类社会也发展得很快,人类从丛林中走了出来,可当人类环顾全球的时候会发现:大地的绿色正在逐渐的消退,许许多多在地球上一直繁衍生息的生物,正是因为有了人类的存在和发展,而永远地在地球上消亡了。也许将来有一天人类社会高度发达了,人类再也不依赖、甚至再也不需要、那个曾经共生共荣的环境和生物圈的时候,拥有一个美丽、多彩、各种生物共生共荣、各种生物相互依存的地球,不依然将会是人类永恒的一个梦想吗?!可以这样说,那必然也会是人类永远都无法回避的一种天职。由于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,克隆和基因等新科技的不断发展,人类将越来越能左右地球和其它生物的命运,当从外太空回望我们这个蔚蓝色星球的时候,人类将会产生一些新的遐想,或许,我们更应当懂得:如何更好地来面对着人类自己的发展和未来…。

 

    又一个千年即将来临,回望过去的一千年,确实让人十分的感慨,地球上的很多人、很多事都已随风而去,而千年中有太多的人、太多的事都让后人感慨不已。千年只是历史长海当中的一瞬,整个宇宙也不会因为地球上的一个千年而动容,无疑宇宙是伟大的,他的古老,他的博大,甚至于他的宽广和神秘,都让人类心动不已。人类或许已准备好了投身于茫茫的宇宙之中,但人类时常却在现有的宇宙星图面前感叹不已,因为这张星图实在已经太壮观了,我们的地球也身在其中,一颗普普通通的行星而已,既不能算是太美,也不能算是太丑,一颗沉寂了几十亿年却又诞生了生命的星球,同样的古老睿智,同样的饱经沧桑。每一棵花、每一棵树的生命都是那么的灿烂,每一种飞禽、每一种猛兽都是那样的跃跃欲试,他们带给地球的每一个季节都是美丽多彩的,即使是一棵小草,她的生命同样也是伟大的。是啊,不管千年以后、还是万年以后的人类,如何的进化、如何的发展,化为有形或者化为无形,当他们扑进宇宙的时候,他们会发现他们的母亲----地球是伟大的,她给予了人类太多、太多,她有权要求她的孩子,回报她的伟大。每当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,我不禁深深地祝福,祝福所有的生物从此能够生生不息,直到永远,好运地球,好运我们的母亲。

 

欧阳军

二000年六月十三日于庐陵家中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