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人的穷途

欧阳军

 

    九八年的我倒是迟暮得很,先是在我住的对面,搭起了一座高台,呼啦啦地来了一大帮的人,又是唱啊,又是跳的,不时透出什么花木兰式的英雄气概,好在开演的那一天我不在现场,去看了烟火,要不然真不知对我们的英雄和权人们,要表达出怎样的“钦佩”之情。然后又有一位、有宇宙文化开创者之称的提笔之人,出了本书,翻过了之后,我才恍然大悟,世界东方的中国,又出了一位世界顶级的英雄,也是翻过了此书以后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癌症和艾滋病能被治愈得如此彻底,说不能治,只是世界晚发现了这位“英雄”几十年,我真是要替宇宙和人类惋惜得很,世界怎么就没能早发现这位如此伟大的英雄呢,思来又想去,后来总还算是想通了一点,原来真正的原因是,我们宇宙的年轮,比我们那位只不过会写几个字的国人的年龄,很有可能还要短得多,也多亏中国出了这么位宇宙全藏于胸的英雄,要不然我还真不知东边的中国,只不过就是如此地呆在宇宙如此渺小之地而已啊!哈哈,当今狂热的中国人,总算是亲眼见证到真正的神通了,中国的神通还非常的广大,广是宽广的广,大是伟大的大。哈哈!大家不妨由此,睁眼来看得更加清楚明白点,稀奇啊,真的是很稀奇。

 

    地球有多少年的历史,许多人恐怕毫无所知,我想大概与五千年相去得甚远,地球以外许多的恒星,是否就比中国五千年的历史要短,肯定不会任由我们某些国人来内定,存在着的事实和真理,早就总是出乎我们许多异想天开国人的预料之外,由此也可以知道,我们的国人正在走向穷途。国有单位早就不是各种权人所预想的一样欣欣向荣,一边是长篇累牍国有经济的高速增长;一边是国有职工不断地下岗、国有企业不断地亏损,总是不象大大出名的各位学者和权人之流所阐述的一样,我们的制度具有无比的优越性。好在国民不至于总糊涂于各种名流、权人和学者所筹划的美梦之中,抛开制度上面的分歧不讲,真要是无比的优越,我们的效益总要高出人家效益的几倍、甚至几十倍,即使再怎么等而下之的标准,恐怕也要高出万分之零点零一吧。现实当中的事实,早已总是同各个名流所说的事实相去甚远,那好吧,我不妨说句笑话吧,各种名流恐怕早已从根本上丧失了、在怎样来建设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上的权威,甚至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发言权,我也早就很是佩服那一帮把一种无比劣等的东西,吹捧得无比优越且又高高在上的“天才们”,我也早已不知道,是否要为我们的民众、拥有这么一些高贵的名流而庆幸还是悲哀,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无奇不有:别的国家提倡的是民主宪政和法治人权,中国却很离经叛道地在实践着、有自己特色的西方社会,中国人还管它叫做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。特不特色的,我还真的不是非常的清楚,但要说什么理论和制度拥有无比的优越性,那纯粹就是某些中国人在胡说八道。

 

    长期以来,国民一直醉心于自己给自己所开的玩笑而已,说穿了就是盲目于自欺欺人和自娱自乐当中,很早以来,我一直很担心肯定会有人把百花齐放和百家争鸣,改成万花齐放和万家争鸣,实际上在梦里都常会被这种冰冷的事实给惊醒。中国许多的民众、权人和文人的行径,越来越大放异彩,留给我们大家的权利,只能是任其说唱而已,当我们所有的宣传机器都在为娱乐而娱乐;都在为平庸的“天才”自吹自擂;都在追逐着素质极低的明星和名人;都在各自自立门户和相互吹捧的时候,我们大可不必不为我们某些有权势的人,全力培养出的名人们喝声倒彩,好得很,大约在浪费了国民无数的财力和物力,浪费了几十年宝贵的时间,营造出了一种虚幻的繁花似锦和太平盛世的时候,我们很可以会心大笑了,伟大、光荣,正确啊,我们的某些中国人。好在伟大之余,我心中早已有两个非常想看到的愿望,一是国有企业的效益要比“外有”企业好几倍、甚至几十倍;二是在广州阳历七月之时,可以看到我们的“超人”,能想办法下场大雪下来,与其说是愿望,倒不如说是对我们国人中劣种的挑战。存在着的事实,横竖不管我们某些国人喃喃地梦呓,这大约是许多自认为“宽容”一派的人,所预想不到的,如果各位真的对倒行逆施、也还要感恩戴德的话,现实当中的教训是,你连傻瓜也不是,只是白痴。对于国人中的劣种,我们早就应该“礼尚往来”了,他要你下地狱,你大可不必让他上什么天堂,他要胡作非为和胡说八道,你完全应该让他身败名裂、受法身亡。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宽容啊,宽容,多少罪恶和不义,借汝之名越行越烈。如果没有了一个公平和合理的法治,全世界也只会存在着有中国特色的荒诞社会。

 

    九八年的春节真的是热闹得很,中国的活宝们又在大谈特谈“超人论”了,先是弄出了信息茶、呼风唤雨和准确预测之类,后来中国的“天才们”,又用一本书发现了当代的华佗,不过,我不妨正告权势所大力支持的天才们,任何幻想仅仅凭借着中华神功,就能够拥有特异功能,或是如何伟大的什么当代华佗论,那全都是狗屁不通。权人所支持的天才们的伎俩,倒是有趣得很,在我们这些自娱自乐的天才们,完全欺骗性的鼓动之下,中国人也变得越来越有趣了起来,早已是中毒太深、积毒难返了,那好吧,我不妨祝愿中国人从此长久地有趣下去。当中国学人与权人的特异功能论、超人论、通灵论、心灵控制论和天才论等等“高明”理论,全部都彻底的破产之时,人们越来越能够看得清楚,原来背地里起作用,也只能凭此起作用的是“国家政府权力论”,由此中国将很出不少的理论出来,比如“恶行实为善行论,罪人实为功臣论”等等,我们不妨笑笑地来看,笑笑地来听,所以有时在中国,能够活着就是一个伟大的胜利。百亩庭中半是苔,桃花净尽菜花开,宽容一派归何处,前度军郎今又来。九八年很快就会过去,又会有许多的事实层出不穷,我们不妨还是拭目以待:那些口里念着扶清灭洋、不反马列主义的义和团,用不了多少年,又将会再一次地卷土重来;伟大、光荣、正确的某些中国人,会很特色来、很特色去地不断折腾着改革开放,改革不可能会改到位,开放更不可能会放到底。中国社会上演的就是一出、来回折腾自己老百姓的荒诞闹剧。有西洋特色的中华神功正没穷途。大家不禁要问:有西洋特色的中华神功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啊?!那也只能去问这个神功唯一的开创者、马克思主义的信徒他们自己了。

 

欧阳军

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四日于厦门

 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