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的奇闻、奇事「一」

欧阳军

 

    “台海三愿”写了几篇了,我的文章也不断地寄往台湾,从台湾许许多多新闻的报道当中,可以看出台湾百姓的民智很不开化,所以我的文章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能够发表出来,甚至连一点回音都没有,就在我的预料之中了。以此来观台湾的社会,可以知道,台湾开放和民主的程度,并没有台湾人自己想象得那么高,单以开放程度来说,许多的地方肯定还不如中国大陆。由此也可以相见得出来,台湾很多乱象的产生,也就在情理和预料之中了。台湾的社会、民众和民选出来的领导人,时常就会弄出一些国际级的笑话,每每都能够成为全球的笑柄,台湾执政者自作聪明充分地利用舆论,而在他们如此愚弄之下台湾百姓的民智,也经常让全世界大吃一惊,搞出来了许多灰头土脸和愚不可及的事情。由于是基于第一手的新闻报道和有关资料,所以我很想让全体中国人、让全世界的民众、让所有的台湾人自己,来看一看这些大大小小的奇闻,让整个世界都来分享一下发生在台湾社会的奇迹。

 

    台湾曾出过一位日本的前台湾领导人,说得通俗一点,就是台湾前领导人曾是位日本人。这种说法不仅全世界的人不会相信,恐怕连台湾人自己更加要感到诧异了,不过这种说法不是道听途说的传闻,而是台湾前领导人自己亲口说出来的事实。从这些事实当中,我们知道这位日本人叫做“岩里正男”。据“岩里正男”自己说,他还有一位哥哥参加了日本天皇所发动的“东亚圣战”,他阵亡以后,就供奉在了日本的“靖国神社”里面,所以,“岩里正男”不仅支持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“靖国神社”,而且“岩里正男”还说什么参拜“靖国神社”是日本自己的事情,“其它国家的人不要出嘴干涉”云云。如果日本领导人和国民能够认真反省自己侵略的历史,认真忏悔自己在二战中所犯下的、罄竹难书的侵略罪行的话,亚洲各国和全世界也不至于会感到不安和愤慨,由于自我的认罪和反省态度都很不够,再加上国际上某些智商不高和心术不正政客的纵容,日本人的忏悔意识和反省态度根本无法同德国人相比。“岩里正男”一方面说日本的侵略战争是“东亚圣战”,公然逆世界的潮流来美化侵略战争,另一方面,他还暗暗地为有这么一个、曾经替日本天皇所发动的侵略战争效过力的哥哥而自豪。连日本历届首相都不敢美化日本所发动的侵略战争,而现在台湾的前领导人却公开地这么说,台湾社会还传出了不少附和的声音,一方面体现了“岩里正男”的“日本心”,另外一方面也让整个台湾成为了全球的一个笑料,让整个台湾在全世界的面前,丢了一个大丑、弄得脸面无光,台湾人还自我感觉非常良好,更让全世界感觉到台湾许多的民众是种笑话和笑料。不管是哪个国家,只要在二战当中受到了侵略和凌辱,很少有人会明目张胆地为侵略历史和侵略行为张目的,更不用说是经由民主选举所产生的领导人。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以色列的话,那么所形成的轰动、反应、民愤和举国声讨,人们很容易就能够想象得出来,如果以色列总理或前总理,也如此不知廉耻明目张胆地卖国的话,如果他敢于如此美化一种罄竹难书的侵略历史的话,他的下场和所引发的民愤,就很容易让人来预料了,最令人预想不到的是:台湾社会竟然还有很多的人,支持和纵容“岩里正男”的讲话。即使台湾百姓再怎么民智不开化,再怎么被当局所愚弄,大概也能想象得到:亚洲各国和国际社会会以什么方式,来对待敢于明火执仗为军国主义招魂的领导人的,所以当“岩里正男”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美化日本侵略的历史,美化日本侵台的历史,却还能够在台湾社会呼风唤雨,却还能够在台湾政坛保持很强的影响力,就不能不让全世界的人都感到错愕了。台湾前领导人连这种在全世界属于顶级笑话和丑闻的事,都能够做得出来,连这种反人类和反文明的话,都敢肆无忌惮公开地讲出来,连这种令全世界感到不齿与愤慨的奇人、奇闻和奇事,都经常能够听得到,我抑或要为“岩里正男”高兴呢,还是要向台湾所有的民众道声恭喜呢。如果要我恭喜台湾人自己钟爱卖台言行,并因此不停还有人、有台湾的百姓、有台湾的党团支持“岩里正男”,这实在又不是恭维台湾人的好话,所以我只好笑笑地,也不想同台湾人讲太多,不妨再让世人看看“岩里正男”在台湾所发生的、许多奇不可闻的事实和行径,让全世界所有的人、让台湾人自己,看看台湾那个小天地里面所发生的一些奇人和趣事,以此来开一开台湾百姓的民智,省得又要弄出不少惊天动地的笑话来。

 

    早在2001427日,“岩里正男”去日本前,就曾和日本首相森喜朗之间有过约定,是什么样的约定,谁也不得而知,说得清楚点,这是个秘密,是不能说的。按台湾人一贯诡秘的办事作风和十分能屈的办事态度,这种秘密恐怕只好要问森喜朗和“岩里正男”自己了。好在“岩里正男”到了日本以后,可以赏樱花、吃寿司、喝洋酒和爬高楼,这倒好象是人之常情,游玩、游玩实在也不为过。不过在这些之后,就有点让人出乎预料了。“岩里正男”又畅谈了一下自己的“日本情怀”,如果是台湾人这样讲,大家还可以骂他不知廉耻、媚日卖国,不过,这只是日本人自己抒发自己的情怀,即使是亚洲各国,最多也只能发表一下强烈的抗议,所以我也觉得自己对“岩里正男”实在没有指责的兴致,但一个日本人生活在台湾,花台湾老百姓的钱,去日本游玩,发表的却是些卖台卖国的言论,而台湾的纳税人却没有群情激昂,由此我认为台湾人恐怕是把“岩里正男”,当成了一个异样且对台湾又有兴趣的日本人来供奉。到底台湾人觉得“岩里正男”对台湾有什么兴趣和什么感情,到底台湾人为什么要供奉一个不友善的日本人,我也不得而知,所以我们不妨还是继续来看一些事实,看看“岩里正男”在被台湾民众,选为领导人的前前后后,看看“岩里正男”即便是卸任了以后,是如何在台湾社会呼风唤雨和大显身手的。

 

    据台湾《联合报》2002925日“岩里正男”接受日本媒体专访称“钓鱼台是日本的领土”的新闻报道:

    前台湾领导人“岩里正男”在24日日本《冲绳时报》刊出的专访表示,中共和台湾虽然都宣称拥有钓鱼台列岛主权,但钓鱼台“是日本的领土”。

 

    “岩里正男”说,有关钓鱼台列岛领土问题,中共主张是他们的领土,这是因为当地有石油蕴藏的问题,但中国在那些岛上没有军队驻留,钓鱼台显然是日本领土。

    他表示,台湾渔民也常介入钓鱼台纷争,那是因为受香港人煽动所致。重要的是,日本政府应该重视战前日本政府与台湾渔民所达成的“渔业权”,慎重面对台湾渔民的要求。

    “岩里正男”是916日在台北接受日本《冲绳时报》编辑委员多和田真助专访时,针对钓鱼台主权作以上表示。

    对台湾的防空识别圈涵盖部分日本的与那国岛上空问题,“岩里正男说,他担任台湾领导人时就指示军方要特别注意,不要侵犯日本领空。他也针对冲绳(琉球)问题表示,冲绳归还给日本是件好事,但冲绳在财政上应该自立自强,不要老是靠中央。而冲绳的美军基地是“日本重要的生命线,对亚洲的安定非常重要”。

    “岩里正男”,他一直希望访问冲绳,期待这个愿望早日实现,因而经常考虑台湾与冲绳间的关系。“岩里正男”担任台湾领导人时曾计划对冲绳投资10亿美元,但冲绳的法人税过高,使这个计划停摆。(见“联合报”,略有删改)

 

    一个强占台湾的领土和资源,言语上却又要讨好台湾的日本人,在台湾的行径不仅仅是如此,据台湾有关媒体揭露,“岩里正男”在担任台湾领导人时,就极力地阻止了台湾军队占领钓鱼台列岛。

 

    据报道:一个更为惊人的内幕是,他曾经阻止了台军准备空降抢占钓鱼岛的绝密军事行动。最后时刻阻止台军行动。

    1989年,台湾渔船在钓鱼岛附近海域正常作业时,居然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军舰的驱逐。这一事件令华夏儿女怒火冲天,台湾、香港民众发起了声势浩大的保钓运动,热血青年甚至准备乘渔船强行登陆钓鱼岛,以示钓鱼岛的主权无可争议。

    此时,台军“参谋总部”已经开始制定一个绝密的军事行动计划:派特种兵空降抢占钓鱼岛,向全世界宣示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。

    根据作战计划,参加行动的台军将打着年度例行性“汉疆演习”的旗号,分乘数艘军舰,抵达钓鱼岛邻近海域。在演习依次展开的时候,数架直升机将满载全副武装的台军特种兵突击队,突然飞临钓鱼岛上空,旋即将突击队空降到岛上,立即展开防卫阵地的挖掘和主权宣示,诸如升旗、立标识等行动,同时做好迎接日本人挑战的准备。参加演习的台军军舰和指挥部立即从演习转入实战状态,以应付日本军舰和战机随时可能出现的状况,台当局也成立紧急状况小组,紧密关注日本和国际社会对台军宣示中国对钓鱼岛主权的反应,并且准备了几套应对预案。

    参加行动的台军都是从各特种部队中挑出来的精锐,他们个个热血沸腾,视死如归,全都签了生死书,发誓要完成这一具有历史使命的任务。然而,就在行动即将开始的最后一刻,“岩里正男”急忙下令中止行动,以至包括“汉疆演习”在内的整个军事行动宣告流产。

    这一绝密行动计划日前曝光后,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,“立委”吴成典立即举行记者招待会,质疑“岩里正男”为什么阻止台军派兵进驻钓鱼岛,台“国防部”也应该向台民众解释这次无果而终行动的前因后果,重点当然是“岩里正男”如何阻止台军空降钓鱼岛行动的细节。(见有关台湾媒体,略有删改

 

    从以上新闻的报道,人们不难得知日本人“岩里正男”一贯的侵略立场和侵台立场,所以人们要去质疑一个日本无赖的立场,显然会太过于好笑,而后来所有的事实,更加证明了这种情理之中的推测。大概“岩里正男”觉得钓鱼台是日本的话言犹未尽,所以他又来了一番借题发挥,他又大谈特谈了一下历史,他借着他自造的历史胡说八道地乱说了一通。不过,他不是谈美国只有十三个州的历史,这种历史他是根本不敢谈的,他说的也不是全世界公允和公认的历史,他说的是日本强权的历史,说的是“岩里正男”他自己东拼西凑的历史,说的是中国和台湾曾经有过的屈辱史。

据台湾《联合报》20021021日的新闻报道:

 

“岩里正男”又称钓鱼台是日本领土

    前台湾领导人“岩里正男”昨天再度明确表示,钓鱼台是日本的领土,台湾只有渔业权。“说我是台奸的人,我要说是‘看到鬼’,没有搞清楚,乱说话”。

    “岩里正男”日前接受琉球媒体访问时,提出“钓鱼台是日本领土”的言论,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,也同时遭到统独两派人士的质疑和挞伐。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,昨日在群策会举办的一项研讨会上,“岩里正男”在出席人士的询问下公开表示,钓鱼台岛是日本的领土,台湾只有渔业权。

    “岩里正男”说,1970年传出钓鱼台岛附近海底有油,才开始相争这块土地。当初清朝把“台湾”割让给日本,范围并不包括“钓鱼台”,这从当时划的纬度和经度的范围来看是很清楚。钓鱼台岛本来就属于中山国琉球的土地,这根本没有问题。“岩里正男”说,有人说琉球在明朝就属于中国,但琉球本身就是一个王国,中国、日本哪个强就靠那边,明朝强就向明朝进贡,日本强就向日本进贡。最后琉球选择依附日本,是琉球自己讲的,是老百姓“投票确定”的,琉球成为日本的一个县,历史事实很明显。

    “岩里正男”说钓鱼台岛属于琉球,琉球是日本领土的历史现实就是这样来的,“很多人说我是台奸、出卖台湾,我要说他们‘看到鬼’,没有搞清楚,乱讲话”。

    “岩里正男”说,美国占领琉球时,也是统治权而已,并没有说领土属于它;何况旧金山条约本身没有半句话谈到钓鱼台岛属于台湾,这些是很明确的事。

    “岩里正男”强调,钓鱼台岛属于琉球的中山王国。日本时代,琉球人来钓鱼台捕鱼,没有办法回去,就到台湾,使用基隆港、苏澳港作业;琉球县的鱼场没有办法管,只好交给台北州管,因此渔业权属台北州。现在政府需要和日本谈渔业权,这比较重要。“岩里正男”说,谈历史要有根据,不属于我们的领土,说那么一大堆有什么用?他要那些包围他住家的反对人士,如果真有本事,“就带领军队去占领啊”。他还比喻说,说钓鱼台岛是我们的,就像“看到一个太太很漂亮,就说那是我的太太”,不合理的话却大声喊,只会让别人笑而已。(见“联合报”,略有删改)

 

    “岩里正男”不会不知道,在19世纪末,爆发中日甲午战争前,日本对中国拥有对钓鱼台列岛的主权,没有提出过异议,但是日本在中日甲午战争以后,通过强迫清朝政府签订《马关条约》而攫取了台湾及其附属各岛屿。日本在二战中战败以后,把台湾归还给了中国,却把台湾的钓鱼台等附属岛屿,私自交给了美国来托管。20世纪60年代末,在联合国一委员会发现该岛附近蕴藏着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后,日方立即单方面采取行动,先是由多家石油公司前往勘探,接着又将巡防船开了过去,擅自损毁了岛上原有的标明这些岛屿属于中国的标记,换上了这些岛屿属于日本冲绳县的界碑,并给钓鱼台列岛的几个岛屿规定了日本名字。其实,自明朝初年起,钓鱼台列岛就属于中国的版图。永乐年间(公元14031424年)出版的《顺风相送》一书中,就有关于钓鱼台列岛的记载,这比日本声称的古贺辰四郎1884年发现钓鱼岛,要早了400多年。至于中国政府对钓鱼岛的主权声明,根本不是“岩里正男”所说的20世纪70年代,早在1951年,美国和日本背着战胜国中国,非法签订了《旧金山和约》。和约的第二条虽然申明:日本放弃对台湾和澎湖列岛的一切权利、名义与要求,但第三条把日本所窃取的钓鱼台等岛屿,归在了美国托管的琉球管辖区范围内。中国政府当时就曾经严正地声明,中国政府坚决不承认不平等的《旧金山和约》。其实“岩里正男”不知道,中国不仅不承认厚颜无耻的旧金山和约,也不承认自一八四0年以来所有一切不平等的条约,因为现在的中国,不再是那个任人欺凌和宰割的中国,而是一个神圣且又不可侵犯的强国。而“岩里正男”为了把钓鱼台岛侵占给日本,竟然不惜大谈特谈了一番历史,我想他在谈两国论和台湾不属于中国的时候,是从来不会去谈、也从来不会去想这些历史的。他担任台湾领导人的时候,极力地阻止了台湾军队去宣示领土和主权,不过,当人们怀疑这个无耻和无赖日本人品格的时候,他倒要台湾的平民百姓,带领军队去占领钓鱼台岛,而且因为“岩里正男”怕别人笑,所以他时常要大谈特谈自己的“日本情怀”,要极力逆世界潮流和正义去美化日本侵略的历史,要极力为日本政客参拜靖国神社来张目,要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把钓鱼岛拱手让给别人,虽然这是一些让全世界,让所有被日本侵略过的亚洲各国,不仅仅会感到可笑,而且会倍感气愤和痛心的恶语,是一些让人觉得可耻的言行,但“岩里正男”却竟然不觉得可笑,这完全因为“岩里正男”是日本人的原故,因为“岩里正男”是个无耻的日本无赖。这很容易让人来理解,俗话讲这叫做藏私,也就是说自己有着自己的私心,许许多多的日本人就包藏着这样的祸心,旁人只能发表严正的抗议,进而采取一定的行动。只不过我不太明白,这种对中国、对台湾,怀有明显恶意的无赖,许许多多的台湾人却仍把他当成了台湾的“精神领袖”,而“岩里正男”还可以用台湾纳税人的钱,坐豪车、出豪宅,从容笑谈之间还很有些“鸿儒”和权贵,在台湾人之中仍然还可以呼风唤雨,就真的让人不知道,是台湾人自己很不自重,存心要在国际上闹个笑话、丢个大脸,还是台湾人真的民智不开,台湾人正处于别人和权贵极端的愚弄之下。不过,“岩里正男”的事还远远不止这些,所以我只好把一个日本人在台湾亲政及亲政的前前后后,说也说不完的奇闻奇事再说一些,好让全世界看一看这是怎样一个愚蠢和乱象的台湾。

 

    从众多的历史史实来看,“岩里正男”1971年能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台大教授,一跃而成为了台湾后来的领导人,同蒋经国先生的大力栽培和提携是分不开的。虽然台湾许多人要说台大教授的名气也不小,但这要看那些台湾人存心要怎么做,怎么说和怎么比,所以我所说的都只是一些历史事实。可以十分肯定,“岩里正男”在蒋经国总统的生前,不仅没有一点日本情怀,而且他还是极力主张反对台独的。正因为如此,1984年“岩里正男”才成为了蒋经国先生的副手。同时,在蒋经国先生明确申明“蒋家人不接班”的情况下,“岩里正男”才成为了台湾后来的领导人。这说明蒋经国先生在执政党的内部,开了台湾民主的先河,与此同时,台湾的经济也正是在蒋先生的领导之下,才有了很大的发展和进步。先且不说“岩里正男”思想和观念上前后的变化和反复,因为思想和观念的改变也会有好坏之分。即使仅从“岩里正男”在台湾近年来一系列的表现、以及对蒋经国先生的恶语相加,就不难看出“岩里正男”面目的另外一面。“岩里正男”先是批评“蒋经国吹台青运动”是在收卖人心,作为由蒋先生一手栽培和大力扶植、经国先生身后的台湾领导人,“岩里正男”又说自己没有被“外来政权”所收卖。这样可以解读为:蒋经国先生力求民主化进程,力求从执政党的内部开始改革,以实现台湾族群之间的团结,但作为日本人的“岩里正男”却很不买帐、也很不以为然,甚至到了要公开来抹黑和诋毁的地步。其实“岩里正男”你着什么急吗,你不就是想博得“台湾民主之父”的美誉吗,但是“岩里正男”在台湾整个的所作所为,却同这种声誉是恰恰相反的,他言行的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疑问。蒋经国作为他的一位大恩人和前辈,“岩里正男”都想把蒋先生的政绩据为己有,甚至运用了抹黑这种春秋手法,所以从事实中可以看出“岩里正男”不可能是台湾民主的灯塔,依我看是位“自己很愚蠢”,却还想要去愚弄别人的“愚人之辈”。以这种大不义的行径为荣,把别人的政绩据为己有,却还很自鸣得意,又会有什么样伟大的民主理念。基于这种分析和判断,我常常对“岩里正男”的言行表示很大的怀疑,但很不幸的是,后来我果真又从台湾许多新闻的报道中,发现了很多惊人的事实。

 

    自陈水扁上台以来,曾一再强调“要拼经济,要打击黑金”,不过,从已有的业绩和他自己的作为来看,他的说法同他的做法有非常大的差距,他并不想真正地来打击黑金,更准确一点来说,他只是想从打击黑金当中捞取到他的政治资本,并且用这些来迷惑和愚弄台湾的老百姓。仅凭此就可知:台湾的黑金政治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。铁一样的事实还是与“岩里正男”有关。“岩里正男”作为台湾前任的领导人,他同许许多多台湾所发生的弊案都有关联,他的亲信和心腹刘泰英,就被指控涉及到了十大弊案的真相。随着台湾检调单位对新瑞都弊案调查的持续进行,一波与国民党前主席“岩里正男”有瓜葛的知名人士,因涉嫌犯罪纷纷地落入了法网,而其罪行也将会逐渐地大白于天下。然而,在肯定台湾检调单位一定工作业绩的同时,人们又不难理解和发现,黑金本来就是同政治势力相互勾结的,所以在台湾查处黑金远不会有那么平坦和简单,台湾司法的独立性和公正性也很令人怀疑。首先,谁都知道“岩里正男”是所有这些弊案发生时最大的后台老板,是台湾自蒋经国以后真正最具实力的大人物,他打压和排挤了许许多多国民党的元老,甚至逼得他们被迫地脱党和退党,而在“岩里正男”执政的时候,他几乎就是一手遮天,何尝展现过什么民主作风?!连相对来说不算元老的后起中坚宋楚瑜,也被“岩里正男”逼得走投无路,只好在“岩里正男”下台以后,才重新让亲民党和国民党结亲,所以“岩里正男”何尝对台湾的民主有过什么巨大的贡献,真正推动台湾民主的是许信良,甚至包括民进党等等台湾民运人士,就连蒋经国和陈水扁对台湾民主的贡献,也比“岩里正男”要强。在台湾,几乎所有重大弊案最后的矛头,全部都直接指向了“岩里正男”。

 

据凤凰卫视200335日消息:

    据台湾媒体报道,台湾在野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表示,拉法叶舰佣金弊案,“岩里正男”和陈水扁,一个最了解案情,一个最有权力处理弊案,他们应该向外界说清楚。

    宋楚瑜昨天在亲民党中央党部与记者茶叙,利用对中央社错误报道拉法叶舰佣金弊案做说明的机会,把矛头指向陈水扁与“岩里正男”。

    他说,陈水扁担任立法委员时,对拉法叶案提出许多质询;竞选“总统”时也发誓要“不惜动摇国本”查下去。现在他拥有许多权力调查此案,又是三军统帅,有责任厘清军方过去的积弊。

    宋楚瑜说:“他执政以后,三年来对本案的侦办却毫无具体进展,让我们的民众不禁要问,为什么?可能只有两个答案:是无能呢?还是包庇?”

    他更向记者提供陈水扁担任立委时,在立法院质询的书面资料,显示陈水扁对拉法叶案有深入了解,而且表示一定要查到水落石出。现在陈水扁掌握权力,更应该拿出魄力,对民众有完满的交待。

    不论是无能还是包庇,宋楚瑜认为,拉法叶案没有了结,军队的士气、台湾的形象与政府的风纪,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 他表示,自己从头到尾没有介入,在秘书长任内从没听说中央党部被授权去处理此案;反而是当时的“岩里正男”是执政党主席,也是最高统帅,对于如此重大的军售案应该很了解,最清楚他曾经授权给什么人,以及如何处理拉法叶案子。

    他说:“最近民进党不断呼吁:知道的人应该出来讲。最知道的人就是‘岩里正男’,他最有责任和必要对本案向大家说明。”

    就中央社的错误报道是否有阴谋,宋楚瑜认为不必把事件过度政治化,但是中央社除了更正外,也应该向当事人道歉。

    中央社在报道法国前外交部长迪马关于拉法叶军售案的访谈时,把领取佣金的“执政党总秘书处”翻译为“当权政党秘书长”。当时担任“当权政党秘书长”的人,正是宋楚瑜。(见凤凰卫视略有删改)

 

    不过后来发生的所有事实,却让人有点不得其解。200336日,民进党“立委”召开记者会,点名“岩里正男”是“拉法叶舰”弊案的“五大嫌犯”之首,此举立刻在台湾政坛引起了很大的震动,台联党立委群情激愤,立即召开记者会,要求民进党道歉。作为一个司法独立,号称要打击黑金和腐败政治、号称要对任何黑金一查到底的台湾当局,在这之后的举动,却让人有点目瞪口呆了,他们对许多弊案处理的结果和所作所为,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什么叫做口是心非,什么叫做粉饰太平,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也让人们知道了什么是黑金政治。泛绿之间是一种同盟,这我知道,但我不知道那是否就是一种黑金政治的同盟?!泛绿相互之间近来产生了一定的矛盾,人们都知道这同尚未查处下去的弊案有关,同有极大经济和政治利益的“农渔会”有关。不过有些事情就让人们很怀疑:台湾当局打击黑金的目的和司法的独立性了。世人不妨拍案惊奇地来看一看台湾社会里面的黑金政治和腐败。据200339日台湾有关媒体广泛报道:

 

    200336日有民进党“立委”直指“岩里正男”是这一弊案的嫌疑人,立即激起“台湾团结联盟”的不满,此举立刻吹皱政坛一池春水,台联党“立委”群情激愤,立即召开记者会,要求民进党道歉。“岩里正男”本人更是破口大骂,陈水扁昨天连忙紧张地负荆请罪。

    由于法国前外长杜马出书,“拉法叶舰佣金弊案”再次在台湾掀起风暴。先是台湾“中央社”误译,宋楚瑜被指涉案,引起亲民党的强烈反弹,随后矛头转向“岩里正男”。但是,最令人意外的是,民进党“立委”叶宜津和邱创进两人,也加入讨伐“岩里正男”之列,一定要求“岩里正男”出来说个清楚讲个明白。“岩里正男”的死忠分子“台湾团结联盟”的“立委”马上出面力挺“岩里正男”,更扬言不再支持陈水扁。

    形势急转直下,民进党高层赶忙“消毒”,一方面召开记者会指出那些都是“立委”个人意见,另一方面还派人到“台湾团结联盟”当面道歉。三月八日下午,陈水扁更亲自出马,向“岩里正男”“解释”,希望缓和两人的紧张对立关系。据说,陈水扁和“岩里正男”两人密谈了一个钟头。(见台湾各媒体,略有删改

 

    从上面的新闻报导,人们不难发现一个事实:台湾当局所谓的打击黑金,纯粹是一种政治利益上的考量,这同依法治台和司法独立性,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关系。打击来打击去,真正的主谋反而要由现任领导人亲自去安抚、去道歉,甚至道歉都变成了整个民进党集体的意志,而同此事的关系相对不是很大的宋楚瑜,却成为了替罪羊、成为了台湾当局后来要抹黑的对象,从这些事实当中,人们不难看出,台湾当局真正要打击的不是黑金,而是利用国民给予的权力,来打击泛蓝阵营和自己的政治对手。这种春秋障眼法,民进党玩得并不能算是十分的高明。台湾甚至出现了打击举报人的严重事件,这在全世界来说也算是一种奇闻,从全球已有的事例来看,这也算不上什么民主和法治作为。据台湾有关的新闻媒体报道:

 

    指责“岩里正男”老婆“偷运美金案”的举报人冯沪祥坚决表示仍要追查“岩里正男”老婆的美金案。

“偷运美金案”大事记如下:

    2000319日:大选投票次日,前新党“立委”谢启大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前,公开向在场聚集的群众指称,“岩里正男”已通过其妻将大笔美金运往美国。

    2000323日:前新党“立委”冯沪祥召开记者会表示,曾文惠的确在当年319日通过长荣航空,将8500万元的美金现钞运往纽约,但美国海关拒绝让这批美金入境,隔天被运回台湾。冯并当场出示航空公司的“退货单据”。

    2000324日:台湾当局“调查局”指出,自318日至24日止,并无任何个人或团体运送巨额现钞赴美。

    2000329日:曾文惠请律师到台北地方法院自诉谢、冯、戴3人诽谤。

    2000823日:全案第二次开庭,冯沪祥当庭反控曾文惠诬告,并当庭提出附带民事赔偿新台币3亿元。

    20011217日:全案第三次开庭,前调查局长王光宇指美金运送案和曾文惠完全无关。

    200234日:曾文惠出庭应讯,否认有运美金赴美一事,表示“大选”揭晓后她一直待在“官邸”,仅有321日儿子20周年祭日时曾外出扫墓。

    2002326日,台北法院判决,“岩里正男”老婆曾文惠与前新党“立法委员”谢启大等三人相互控诉之案,均判处罪名不成立。

    20021212日,台“高等法院”进行二审宣判,谢启大被判有期徒刑3个月,戴判有期徒刑3个月,冯沪祥被判有期徒刑4个月。

 

    作为一个政治人物,本身就应该接受民众和媒体的监督,全球有许多的政治首脑都受到过指责,甚至受到过不实的指责,即使是一些不实的指责,在很多的情况下,最多也只是道歉了事,绝不至于因为监督了政治家而遭受到牢狱之灾的。而从许许多多的事实来看,“岩里正男”很多作为的本身,就很令人怀疑,“岩里正男”自己同腐败和黑金,就有着非常直接的联系,“岩里正男”是许许多多弊案的后台老板,在这么多的事实都没有完全查清楚的情况下,号称法治社会的台湾,竟然对举报人进行了宣判和惩处,台湾当局的法治行径和司法独立性,真是让人觉得很新奇。从无数的事实来看,“岩里正男”吃的是台湾饭、喝的是台湾奶,做的却是日本人、行走的却是日本路。台湾的经济起飞和经济奇迹,同“岩里正男”的关系不大,但他却时常还很自命不凡,每每还想要抹白和粉饰他自己。台湾民主的发展同他的关系也不是很大,那些为台湾民主做出过贡献、甚至身陷囹圄和献出了生命的前辈们,会对台湾政坛上的乌烟瘴气而备感耻辱和不安,不过这种耻辱是台湾的政客和国民,强加给他们的,因此也给了日本人“岩里正男”媚日卖台的机会,台湾民众喂了他台湾奶,却喂养出了一只白眼狼。台湾百姓用自己的血汗钱,让日本人“岩里正男”坐豪车、住豪宅,还不时地出国去游玩,时常还要亲自来指点和教化一下台湾的民众与政客,享受一种台湾国民绝对享受不到的美好生活和特殊待遇,这种美好生活在“岩里正男”执政时和下台后,都让他的妻子、女儿和女婿得到了绝大的好处,这也充分地说明了台湾的民智很不开化。台湾人一直都处于被当局者愚弄而自己又很不争气的境地。亿万年前,台湾本岛和大陆是连在一起的,台湾岛同大陆分离了之后,也还存在着一条很浅的“路桥”,所以即使是有原始的台湾猿人,那同中国的人种也是种嫡亲的关系。如果能在台湾发现世界上最早的猿人化石,那也只能说明:世界上的人群是先从台湾出走,又经过了大陆的发展,然后再走向世界各地的。不知台湾有没有这种轰动全球且又伟大的考古成就,如果有的话,我也会因此而倍感骄傲和自豪。而史实和考古证据证明,几千年、甚至几万年来,不时有大大小小规模的移民,从大陆先后来到了台湾,这种迁移无论从距离上来讲,还是从古代的科技上来说,都只有中国这个文明古国,有着更大和更多的可能性,也就是说,台湾人绝大多数都是从大陆迁移过去的,所以这种血浓于水的关系只会越来越浓。处于世界各地的以色列人,虽然随着血缘越来越淡,尚且不放弃以色列人的称谓,血缘越来越浓的台湾人,却偏要来区分台湾原住民和非原住民、台湾本省人和外省人,甚至在“岩里正男”呼吁不要让“外来政权复辟”的时候,要极尽全力地来加以附和和赞同,台湾人被人愚弄的程度就不难让人想象了,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,这些人叫做愚民,也就是说是愚昧的民众。台湾当局现在推行的很多本土化运动,采取的许多本土化的措施,贩卖的那些所谓的台湾文化和台独理念,得到了许许多多台湾人的支持,就充分地印证了这一点。以至于还可以挑起种群和族群之间的争斗,却让政治人物为所欲为地坐收着愚民争斗之利,他们甚至可以手里面收受着台湾人的钱,口中讲出的却是媚日卖台的言论,逆时代和历史的潮流,进而去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台的历史、出卖中国的钓鱼岛和台湾的利益,台湾百姓真的是太善良可欺、太不可思议了;政客们时常却还能够趾高气扬和自鸣得意,台湾社会真的是无奇不有。台湾原住民的情况很象深圳,深圳原来只不过是一个小渔村,根本没有多少本地的村民,随着经济特区的设立,人口也变得越来越多,但即使是这样,持有深圳户口的人也不占大多数,所以又被分为深圳人和外来人口,持有深圳户口的是深圳人,其他的都是外来人口,不过讲穿了绝大多数也都是内地的外来人口。一个历史才二、三十年的小渔村尚且如此,一个已有千、万年历史的台湾,情况就更加是这样,这同样也有很多考古的资料为证,所以不仅“岩里正男”是“自愚愚人之辈”,就连许多为了自己的权力和职位,而号称要同大陆开战的台湾领导人也是如此。这些人一门心思想要升官发财,一门心思想要当总统,一门心思想要做老大,所以用台湾人的血汗钱去拚所谓的外交,用台湾百姓的血汗钱去当凯子,用台湾民众的血汗来铸成自己高官厚禄的美梦。这样做对台湾的利益又有什么好处,这样做对台湾的百姓又有什么好处,这样做同全球华人的团结和互助又有什么好处?以至于有些人在台下高唱民主和反对腐败,在台上的作为却每每很令人怀疑和齿冷,让国民所有良善的期盼全数都落空,而台湾人时常却还很自以为是,这同中国专制社会当中被愚弄的国民,又会有什么多大的区别和不同?!所以坚持依法治台,就不会因为谁号称自己是日本人,触犯了台湾的法律就因此而置之不理,只要你生活在台湾,只要你触犯了法律,不管你是哪个国家的人,就都要被绳之以法。只要有利于民主和台湾社会的发展,所有的弊案就一定要一查到底,无论牵涉到谁,司法界都应有责任和义务给全社会一个交待,法律和责任重于黑金政治与国际友人。虽然“岩里正男”号称自己是日本人,年纪又大,又有一些病症,但所涉及到的弊案还是要一查到底;按照国际惯例和法理上的考虑,可以给予从轻量刑。但如果“岩里正男”要在日本路上一直走下去,那只能是自绝于台湾和中国国民,自绝于生他和养他的台湾社会,自绝于历史和世界大同的潮流,必将会得到应有的惩处。如果以叛国罪论处的话,以中国的法律可以被判处死刑,“岩里正男”就真的要遗臭万年了,“岩里正男”现在就立在悬崖的边上,而台湾现任领导人陈水扁,不过离悬崖也只有两、三米,或许,他也要走日本路或者美国路,台湾人将会看到他怎么走,中国人将会看到他要怎么走,我也很想看看陈水扁将要如何地走下去?台湾的民众不会永远处于别人的愚弄之中,我倒真想看看:台湾的政坛将要如何地发展下去,台湾的官员将会怎样的洪福齐天,台湾社会又将会出现什么样惊天动地的奇闻和奇事。

 

欧阳军

00三年三月十六日于庐陵家中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