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军

 

    天气越来越冷,北风吹过的时候,给人一种天寒地冻的感觉,大地一片萧杀破败的景象,柳树的树叶也已经落得差不多了,万物都好象处于冬眠的状态当中。灰暗的天空逐渐有点放白,一些小的雪花从天空中飘下,雪花不大,在半空中,随着北风飞舞,雪花落地后,很快就融化不见了。雪渐渐地越下越大,洁白的雪花大片大片地往下坠,一片接着一片,雪也越下越急,声音响成了一片,大雪急速地从天而降,地上渐渐地有了一些白色的积雪,在草地和树丛之中,雪花一点一点地覆盖上去,很快就把它们全都装点成了白色。看着越下越大的雪花,心里面不免带有一些欣喜;园中梅花的绿叶,在白色雪花的映衬之下,更显得娇艳,黄色的花朵不时还散发出一阵阵的幽香,雪花虽然飞舞而下,但梅花的风姿在风雪之中,更显得亭亭玉立,让人一下似乎也忘却了寒冷。在这个数九寒冬的季节,只有梅花独自在大雪中傲雪怒放,傲雪的梅花给漫天风雪的大地,带来了一种春天般的感觉。树上和地下的白雪渐渐越积越厚了,大地呈现出一派银装素裹的景象。雪披满了山坡、草地和沟坎,整个世界都被装点成了这种洁白的颜色,人的心情也随着放白的天空欢快了起来。难得遇到下这么大的雪,人们都从家中走了出来,人们在雪地上面玩耍着,不时还抬头四处欣赏着这无边的雪色,而地上就多了许许多多的足迹,一行一行地印在了雪地上,脚印十分的清晰,在远处都能够隐约可见。山上的松柏还是绿的,但此时也已经被白雪所覆盖,而松柏这时的风姿却分外地美丽和动人,北风吹过的时候,雪花从树上面飘落下,带来了一阵阵的响动声,放眼望去,大地已经被白雪装扮得分外妖娆。城中的景象虽然和往常大不相同,但真正的美景却在这青山绿水之间,人们不仅能看到一个广阔的天地,而且还能看到白雪装点出的大好河山。

 

    雪后的天空开始放晴,但大地、田野和山川的颜色已经和往日不同了,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,当溪水流过这个洁白世界的时候,就象一幅绝美的水墨山水画,在画中整个世界都是静静的,只有溪水潺潺地从画中流出,响声让人更加感到了一种幽深和宁静。天空中虽然出了太阳,可山上和地头的积雪还没有融化,因为有太阳的缘故,所以让人也觉得十分的暖和,但田野和山川的风景却和四时大不相同,总带给人一种快乐和欣喜。山中的飞鸟已见不到踪影了,许多树木也没有了往日的颜色,树叶全都已枯萎了,颓败地随风飘摆着,而梅花此时却在风雪当中怒放,松柏的绿叶之上,全是些白雪,从高处往下看,虽然它们已经被染白了,但它们的风姿却能够让人感觉到一丝春意。山上人迹罕至,而在这青山绿水之间,雪中的景色却更加使人着迷,能独自一人在这漫天的雪色之中,独自欣赏这满山的雪景,是一种很难得的享受,使人有一种幸福的快感。人站在山顶之上,从上往下看,田野和大地都是雪色一片,身边不远处还不时传来风吹雪落的声音。天上的艳阳照耀着整个大地,照着被白雪所覆盖的大山,天地之间一片寂静,不远处的溪水在阳光下欢快地流着,它们不停地流淌着,响声在寂静中渐传渐远,人的思绪也随着溪水在阳光下不停地向远方流动。太阳照在山顶的时候,人的影子清晰地映照在了雪地上,人也成了世外最亮丽的风景之一,人的四周全部都是茫茫的白雪。在山脚下,田野被大雪所覆盖,在山顶之上,人独自久久地站立着,人渐渐同雪天一色溶化在了一起,而周围却显得异常的萧瑟幽深,只是在偶然间,北风吹动着树叶,雪从树上掉了下来,沙沙的声响不停地向树林的更深处传去…。

 

欧阳军

00五年二月三日于庐陵家中

「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任何媒体不得转载、摘编,教育部门录为教材请事先和本人联系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