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报社编辑和社长的信

 

编辑:你好,

 

    “一花一世界”是我的佛语三步曲当中的一篇,其它的两篇是“醍醐灌顶”和“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”。 “一花一世界”是作者几年前的一篇力作,“醍醐灌顶”是更加珍贵的“翡翠”,而“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”就是王冠上面的“钻石”,它们都写于两年以前,其中“醍醐灌顶”和“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”,从来都没有向任何的刊物投过稿。佛语三步曲是一组提出科学理论、弘扬科学精神、提高民众科学素质的优美散文,是一组有重大理论突破的文章,它们重大的意义将影响到文学、哲学和社会的方方面面。我想这三篇文章,特别是第三篇文章“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”,一经发表了以后,会在理论界、新闻界和文化艺术界产生很大的反响。是金子总要闪光的,我想我的佛语三步曲、在中国会深受读者们的欢迎和喜爱,并且能够在读者当中产生很大的反响,由此也能够加深贵刊在读者当中的影响力。作者还有约三十万字的作品有待发表,一经发表的话,我想会在台海两岸三地引发很大的震动。作者也很希望做贵刊的专栏作家或者特约作家,并且欢迎贵刊能够选用“一花一世界”这篇文章,如有需要,请按照以下的方法来进行联系。

 

    另外在此信当中顺便附上作者其它的几篇文章:“繁星点点,一路前行”、“我在说话「一」”、“一路灯火”和作者早期的作品“春禅”以及“天凉好个秋”。现在很多的杂志、期刊和报纸都过份重视时尚性,这也是这些报刊时常出现困难的原因所在,或许多去掉一些时尚的东西,多用一些有内涵和高雅的东西,才能真正竖立起自己的品牌,才能真正为大众所接受。同时,我也渴望能看到一份耳目一新的报纸或者期刊,希望能有机会同贵刊进行合作。

 

联系电话:略

联系地址:中国江西省吉安市第一人民医院(北门)

邮编:343000        电子邮件:略

 

欧阳军

二00三年二月七日

 

XX先生:你好,

    我给贵报总编和“自由时报”总裁的投稿都石沉大海,台湾报业给我的印象是:还不如大陆那些半专业的人士。这是我最后一次以我写的文章“一花一世界”来向贵报投稿,如果贵报能够采用,希望你能够事先亲自同我联系相关的处理事宜;如果没有被贵报采用,不知是否能够请你把我的这份稿件直接转给台湾的“中央日报”,如有可能并把结果用电话转告给我,在此我先对你表示谢意;或者能够转告我“中国时报”和“中央日报”总编的联系方法,在此一并表达我的谢意。「附给“自由时报”和给“联合晚报”总编的信,并附上同我联系的有关方法」

 

欧阳军

2002715日于中国大陆

 

XX先生:你好,

    很冒昧地和你写这封信。台湾某些报系的困境我也略有所闻,但我一直不知道造成这种困境的真正原因。前不久我曾开诚布公给这个报系投了篇稿,结果却是石沉大海,这也是我首次亲自给台湾的报社投稿,因此我现在知道造成这种困境的真正原因了。中国传统的文化造成了令世人很尴尬的一种局面:中国人很难做到识英雄和重英雄;能够识英雄在未显之时的人,在中国很少,能够重英雄于未显之时的中国人,几乎根本就没有。我想有重大理论突破的一些文章,不仅可以让一些报系的报纸走出困境,而且还可以使报纸达到洛阳纸贵的地步,甚至可以让贵报在全世界扬名。“一花一世界”、“醍醐灌顶”和“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”是我的佛语三步曲,它们都写于两年以前,其中“醍醐灌顶”和“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”从来都没有向任何的人展示过。我的文章“一花一世界”在台湾的第一次投稿,我想是以失败而告终,好在机会和机遇对双方来说,都是相互的和对等的,一个或者一些平庸的编辑,肯定将会败坏一份报纸的品位,他们甚至能够搞垮整个的报业,而一份报纸无论从广告或者收入上来说,好坏和品位是它最主要的资本,所以这也正是台湾许多的报业处于困境的真正缘由。

 

    很冒昧地在我给台湾报社第二次投稿的时候,把“一花一世界”这篇文章直接寄给了你,这样做是为了防止“明珠”又一次地被“暗投”,实在不想再一次被平庸的编辑们所戏弄,而且再也不想被这些平庸的编辑们败坏自己的品位。我现在唯一想说的是让这些平庸者见鬼去吧,所有的机遇之门,不会为这些平庸者而开。欢迎“自由时报” 能够选用“一花一世界”这篇文章,如有需要,请按照以下的方法,来同我取得联系。

 

电话:略

邮编:343000

联系地址:中国江西省吉安市第一人民医院(北门)

 

欧阳军

2002628

附给台湾某报系某报纸总编辑的信和给大陆一些报社编辑的信

 

XX总编:你好,

    “一花一世界”是我的佛语三步曲当中的一篇,其它的两篇是“醍醐灌顶”和“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”。本想以“一花一世界”作为一块敲门砖,没想到的是,在大陆四处投稿却是累累碰壁,“一花一世界”本身就是一篇好文章,我的本意是想用“一花一世界”这块“鸡血石”砸下去,然后再掏出更珍贵的“翡翠”和“钻石”来,实在让我没想到的是,竟然会四处碰壁,大概是因为他们搞宣传多过于弄学问,要名气多过于搞文学。既然已经用“一花一世界” 砸开了,我也只好再用它来砸下去,只是希望不要再在台湾还被碰得头破血流。欢迎贵报能够选用“一花一世界”这篇文章,如有需要,请按以下的方法来取得联系。

 

联系电话:略

联系地址:中国江西省吉安市第一人民医院(北门)

邮编:343000

 

欧阳军

2002612

附给大陆编辑的信:

XX编辑:你好,

    “一花一世界”是我的佛语三步曲当中的一篇,其目的是为了科学地思考和探寻世界本来的面目而抛砖引玉,或许也可以说是为了试图更好地认识、关注和了解自然的奥秘,其它的两篇是“醍醐灌顶”和“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”,欢迎贵报能够选用,如有需要,请按以下的方法来取得联系。

联系电话:略

联系地址:江西省吉安市第一人民医院(北门)

邮编:343000

 

欧阳军

2002528